2008-06-24

國家開發銀行正式撤掉王益

遭「雙規」半月的國家開發銀行副行長、證監會前副主席王益,近日被正式免去職務,顯示案件很可能已經由中紀委移交司法機關,進入司法程序。

目前,在國家開發銀行的網站上,「高管人員」介紹欄中已沒有了王益的名字、照片及文字介紹。

據國開消息稱,王益已經確定被免職,不再擔任國開任何職務。而此前,當傳出王益被「雙規」(在規定時間、地點交代問題)後的一段時間內,王益並未去職。依照中共的「雙規」制度,「雙規」是一種黨內調查手法,不等同於肯定有問題,所以一般當事人在「雙規」期間,其職務不會被免除。要等到紀委部門肯定發現問題後,才會採取進一步行動。

在金融界知名度頗高的王益,於六月八日被「雙規」,據悉,他的問題包括了受賄為他人謀取不正當利益、瀆職等。而隨著調查的深入,中紀委還發現王益的個人生活作風問題,他曾與某著名電視台一名清純型主持人有染,有深圳老闆為討好他,特意出錢為其女友買房。此外,王益其弟王磊也傳涉案。

雖然有關王益的傳言曾引發內地股市波動,甚至令滬深兩市出現過慘烈的暴跌。不過由於王益「雙規」消息傳出已久,外界早已預料到他最終下場,所以一般相信他的此次免職不會給市場帶來影響。

「馬接班」郝龍斌之大陸行

台北市長郝龍斌訪問上海,算是華語新聞圈不大不小的新聞。

說它不大,是因為之前已經有好多台灣重量級人物展開大陸訪問行程,包括以國民黨主席身份訪問的連戰、吳伯雄,以海基會董事長身份訪問的江丙坤等人。

但也不算太小,因為怎麼說也是中共執政大陸之後,首次的台北市長正式訪問大陸。此次雖然預估沒有什麼新的實質性東西,但帶來的效果,卻可能是啟動了台灣縣市政府官員訪問大陸的先例,迅速擴大兩岸官方的交流,意義不淺。

被視為政壇新星的郝龍斌,浙江人,擔任過陳水扁時代的環保署署長,也是國民黨名將郝柏村的兒子。從目前的情形看,台灣問題專家們都說,郝龍斌將會在未來接下馬英九的大棒,執掌國民黨,繼而成為台灣領導人。

所以此次郝龍斌得已在馬英九即位後,極速訪問大陸,也是很明顯的扶持舉動。郝龍斌在內地早有一定的人脈關係,三年多前曾到過上海等地遊訪,與在大陸的台商們關係也非常好。

只不過,基於兩岸關係還有一定的敏感性,所以注定郝先生這幾天只能是「好先生」,什麼話都不敢亂講,只一味稱讚上海之好,強調台北、上海兩市的交流合作而已。所以在鏡頭前盡是一幅木木獨獨的樣子,與馬英九頗有幾分神似,不愧是「馬接班」。

最後,從郝龍斌所率市府人員看來,除了幾個什麼主委外,還有三位顧問。分別是丁錫鏞、莊文思、任孝琦,他們都是郝龍斌的智囊,跟隨小郝已有一段日子。

從互聯網找到的信息看來,丁錫鏞曾任教於台灣大學造船研究所,是個艦艇專家,出過潛水艇的論述;莊文思和任孝琦是夫妻,莊是台大教授,海洋專家;任孝琦出過《中共談判策略》等書,看來對中共頗有研究。

從這三個智囊的「船艦、海洋、談判」奇怪組合來個隨意揣測,不知道會有什麼樣的結果呢?

2008-06-13

大陸冷待、台灣死忍?

最近海協海基兩會復談,成為另一個新聞焦點。基於香港人特有的憂患意識,擔心兩岸實現直航和經貿交流擴大後對本港造成衝擊,談論兩岸關係的人好像多了起來。

今天看本港某大報的評論文章,大談到此次復談時,大陸的冷淡和台灣的啞忍現象。文章說此次大陸接待規格不如國民黨主席到訪,如迎接江炳坤沒有紅地毯,又說大陸媒體無大肆報導相關新聞,甚至列舉出一些諸如大陸保鏢主要功能是阻擋媒體採訪的東西來。

看完只有一個感覺,為評論而說之。其實,我倒不認為有什麼冷待之處,因為海基會只能還是一個"民間組織"。

1990年成立的海峽交流基金會(海基會),以民間財團法人基金會形式出現,接受台灣行政院大陸委員會的委託,辦理台灣當局"不便與不能出面的兩岸事務"。

海峽兩岸關係協會(海協會)於1991年成立,是大陸因應台灣的海基會成立的社會團體組織,屬大陸授權處理海峽兩岸事務的機構。其業務指導和管理機關為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國台辦)。

這是兩岸一貫的公開說法,在新華社的最新描述中,也說到"海峽兩岸關係協會和海峽交流基金會是兩岸雙方就兩岸交往中相關問題進行商談的受權民間團體。"

儘管兩會的掌舵人地位不低,儘管兩會某程度上代表著兩岸中央官方,儘管兩會具有"民間團體"沒有的實質功能。

但是名義上,他們依然是"民間團體",兩會的會長、董事長都是離開政府體系的人,兩會是國台辦(部級單位)和陸委會管轄的組織。這麼兩個單位的接洽,大陸的處理要怎麼高調才算不是冷待?


重建舞台

昨晚看亞視新聞,播到四川新聞時,可能災難滿月的原因,消息比較多。尤記得那位矮矮細細的女記者在災區某倒塌學校現場播報時的最後一句話:從開裂的牆壁中,我們看到了全部都是空心磚。 (大概)

記者如此說法,潛台詞我只能覺得是“空心磚抗震差,是豆腐渣,學校因此而倒塌”。 否則,她在說起倒塌房子的時候,提起空心磚是什麼用意?難道是想說“還好有空心磚,死傷才不嚴重”?不會吧。

其實,空心磚在建築中非常多見,與紅磚一樣,原料是粘土和煤渣灰。由於質輕、消耗原材少,成為國家建築部門推薦的產品。

建築的塌掉,主要還是結構和質量問題。

在目前的中國農村、鄉鎮,建築物的結構是以磚混結構和框架結構為主。磚混結構主要以牆體承接屋頂或上層的重量,所以一般的空心磚不宜用在承重牆上;而框架結構則以柱子承接橫梁,橫梁承接樓板,牆體可以不加入承重的功能,用空心磚沒有問題。

如果那位亞視妹妹看到的學校是框架結構的,則外牆用空心磚也未必有錯,倒塌還是因為施工質量的問題,包括柱子、橫樑的鋼筋問題。相信她未必夠功力分辨該學校是什麼結構吧。

所以說,空心磚並非不能碰的東西。這方面,中國副總理李克強的水平就高些了。他6月7日在甘肅視察重建事宜時,看到從廢墟上拆下來的空心磚時,特意走上前去, 提起一塊掂了掂放回原處,隨後轉過身來問村民空心磚是否常用。

有一位村民答道:“用得多,一塊空心磚能頂7塊實心磚,價格上也便宜些。”

李克強說:“空心磚可以用,但要考慮用在房屋的什麼部位,要切實提高房屋的抗震標準,確保住房安全。 ”

說到建築,李克強肯定熟悉。 2004年底開始在主政遼寧期間,他極力推動棚戶區改造,以一省之力,建八十萬戶新房。到他離開時,任務雖然並未全部完成,唯目標逐漸靠近,目前已有近120萬棚戶居民住進新房。

為了搞好棚戶這個民心工程,李克強跑了不知道多少次棚戶,也直接和建材公司交手,只為了節約成本。怎麼說,遼寧財政還沒那麼渾厚。

如今,舉一國之力,數年內為四川災民建數百萬套房屋,雖則不容易,但也並非空中樓閣,起碼接下重建擔子的李克強,還是有信心的。而且,這是個好舞台。

2008年5月18日,根據抗震救災工作需要,國務院抗震救災總指揮部決定設立9個工作組。其中搶險救災組、群眾生活組屬於救災前期工作,地震監測組、衛生防疫組、 水利組屬於技術工作,宣傳組那是賣嘴皮子的,社會治安組是公安的飯碗。

惟有生產恢復組、基礎設施保障和災後重建組,是長期而重要的工作,關係到災區千萬同胞的日後生計,他們能否安居樂業,就靠此了。於是,這兩個分別由工業和信息化部、發展改革委牽頭的小組,據報由實幹副總理、國務院抗震救災副總指揮李克強負責帶領。

於是,這些天,小強同志在災區不斷奔波之間,查問的,更多是重建和經濟生產恢復的問題了。

如果三、四年時間,李克強交出了一張漂亮的重建成績單的話,不僅民望大升,黨內威望樹立,就算最終無法攀越習胖子,也為日後履行總理職責鋪平道路。看來,本以為拿到準備奧運工作這項美差的習胖子,遇到地震,只有再努力努力,發揮自我小宇宙,從平淡中開發出光芒。

2008-06-10

遺址博物館是個好東西

當溫家寶說要保留北川地震遺址,以建博物館的時候,我們就應該(或已經)知道,將會出現一輪爭奪博物館落戶之風。如果說,由於有溫家寶的權威定調,那麼,北川肯定先拔“最具地震損毀代表性”這個獎項,卻也阻止不了各地繼續衝擊“十大最慘遺址代表”。

先此說明,我對地震遺址博物館(或稱公園)的設立並不持反對意見,如果這個博物館能讓國人及後人有一個追思的實物對象,作為掌握抗震技術、逃生自護技巧的實地講解所,甚至讓後來者親眼看看豆腐渣工程(如果地方政府肯保留的話)的禍害,實在是很好的一項工程。

遺憾的是,在溫家寶說完建設博物館之後,地方政府立馬盤算著另一個算盤,那就是作為旅遊業復甦的王牌,甚至尚未定址就打算將之申請為世界文化遺產,誇口變成中國的龐貝古城。在他們看來,遺址之重要,在於帶動四川旅遊業欣欣向榮,進而支持全省GDP節節上升,源源不斷為地方領導累積政治資本。

博物館成為搖錢樹,成為踏腳石,近十萬死難冤魂則成為旅遊局官員們口中所念“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中的馬,而川官則從地震獲得升官之福。這並非強詞造謠,只要多點留意四川最近新聞就知道,當局在建設地震博物館的出發點到底在哪裡。

由於爭議四起,加上各地政府暗底下角力不斷,其中最主要的是汶川不忿博物館被北川搶去,而其他地方當然也以自己受損嚴重而努力想擠上這一班車。國家文物局局長單霽翔六日舉行記者會,透露建設地震遺址博物館的最新思路,一看就知道是分豬肉。

他說,不只是北川,只要是對地震科研、防災避難等有重要研究價值的震區,都有可能保護起來,形成地震遺址的完整性。

那麼,未來的地震博物館肯定不止一個固定地址,但文物局又說不會每地建一個,主要從點、線、面結合,以汶川和北川為主。如此看來,可能汶川映秀、北川各留下一個廢墟之城,然後都江堰、什邡、綿竹、茂縣、青川等多個死傷嚴重之地,留下一些具有代表性、具某方面意義的破碎建築,並設紀念館。

然而還是有人不滿,在單霽翔的記者會翌日,成都轄下的彭州市隨即通過成都某報紙明確表示,將建地震遺址公園。嘿,救災不見他那麼積極,爭奪旅游資源卻如此踴躍。

從地震至今,看來看去,四川好像只有彭州市的網民在激烈聲討父母官救災不力、瞞報災情的。說到瞞報,確實有一點疑竇,那就是從開始頭幾天,彭州的死亡人數已經升至八百餘人,此後再也沒有改變過,而據媒體報導,其深山三個被山泥隔絕的鎮,幾乎全部房屋倒塌,是後來由解放軍開通道路進去搜救,才陸續救出不少人的。怎麼想,這三個加起來起碼幾萬人的鎮,不會只傷不死吧?

2008-06-04

曾蔭權要到革命聖地度暑假

最近高官國籍問題鬧得風風雨雨,大家都說曾蔭權在搞外國人治港運動,十足賣國。其實呀,大家錯怪他了,曾先生是良種番薯,白皮紅心的。

6月2日,新任江西省委書記的蘇榮在回答各地網友的提問時特別提到曾蔭權,蘇說,上月江西省在香港召開的招商引資週活動中,他會見了曾蔭權,當時曾蔭權表示在今年內會去江西休假。

題外話,這個蘇榮在介紹江西時,還不忘推介江西佳麗,他說因為有良好的鄱陽湖水質,所以江西女孩長得特別漂亮。

雖然屆時曾蔭權夫婦將以"自由行"進行私人休假,不過當地稱,接待功夫還是無法缺少,地方官員肯定要陪同,充當導遊。

心水清的可能記得,去年一月份的時候,曾蔭權就帶團去過一次江西,雖然行程密集,無法好好領會當地風情,但仍然令他對當地念念不忘,後來在接受江西媒體訪問時還眉飛色舞地大贊當地風光秀麗, "漂亮得不得了",還特別指出龍虎山的懸棺"掛得高高的,很有趣"。

嘿,將人家的殮葬風俗當有趣,輕佻又無知。

據當地消息透露,曾蔭權的行程,初定在八月,看完幾場奧運看風光,屆時將到他多次表達嚮往之情的井岡山、廬山等地避暑,當中中共紅色革命聖地井岡山,更是其非去不可的行程。補回去年沒敢去的遺憾,感受一下中共"落草"時如何咬牙堅持的艱苦作風。

至於另外一個有點兒敏感的共青團聖地共青城,曾蔭權則在去年的時候去過了,只不過沒人知道他當時有沒有去瞻仰過團派老祖、前中共中央總書記胡耀邦的陵墓。這位以開明作風備受民主派讚賞的中共領導人,當年下台就是因為太開放(近年才半遮半掩地平反),而以"凡事先隱瞞"作風聞名的曾先生,若去瞻仰,說不定胡老先生不太受落。

沒瞻仰也不遺憾,曾蔭權在共青城的收穫還是頗豐的,起碼接受了一隻大銀鴨,是上市羽絨服公司鴨鴨集團送的,純銀的,要兩隻手才能捧起。這隻鴨,價值暫時無法考究,不知道需不需要申報呢?


2008-06-02

六十年來最破爛的派出所招牌




以往,一看到派出所啊,警察局啊這些公權部門,都會有點不太好的感覺,說不上害怕,但就是談不上喜歡。

不過,這次地震中,警察們確實做到了”人民公僕“的原始要求,包括照片中的這家臨時派出所,也那麼地令人感到親切。我想,就算我跑進去參觀兼討口水喝,都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這是在什邡山里拍的,派出所倒了。另外那個牌子是從深圳前往支援的特警支隊的,他們“合署辦公“,其實也就是共用一個休息帳篷。深圳的特警也很辛苦的,他們從十三日就被派到四川,一直到拍照那天已經近十天,一樣沒有休息過。

此次除了軍隊和武警,全國各地的警察、消防、搜救都來了很多人,他們成為了沒有爭議的“最可愛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