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5-26

災區需要專業

今天看新聞,知道香港也有大專學生打算組織志願者,浩浩蕩盪奔赴災區參加救援或重建工作。只不過,這一次我和香港政府的看法相似,不贊同學生哥兒們前去,因為他們可能幫不上忙,反而阻礙了人家。

地震發生後頭一周,災區的志願者和志願者駕駛的車輛密密麻麻,蔚為壯觀。一周後,大為減少。除了熱情減卻、資金補給不足、勞累不堪等因素外,自我感覺幫不上忙也是其中一個重點。

我選擇相信,全部志願者都是有著想為災區人民幫上一點忙的心願的。當然,心願大小,每人都不同。然而除了此心願外,有一部分志願者還抱有另一種心態,就是,有的希望自己是歷史事件參與者,有的當成一個體驗、甚至獵奇的旅程,也有的滿足於得到災民的仰望. ....

在採訪過程中,有很多例子。

有從廣州開著各種豪華先進越野車的車隊志願者,裝備是那麼地精良,物資也非常充足。可是問他們幹了些什麼?他們只懂得說,去了哪個哪個災區,看了哪些哪些情況。物資?為自己準備的,說得好聽「別給災區人民帶來負擔」。可以坐五至七人的越野車,其實後座全部拿來放吃喝穿的東西,連幫忙運個傷員的空間都沒有。然而他們或許不知道,貼著「志願者」的抗災紙牌,他們得到了在高速等道路上暢通無阻的待遇,卻變相阻礙了別人救援的速度。

有一批從重慶來的年輕人,一看就是經常進行野外活動的,身上裝備和背包帳篷都是名牌。但是,到了某市的災民安置點,抗震救災指揮部希望他們先幫著搬搬救災物資,忙一些簡單的裝貨卸貨工作。結果?當然不肯了。本少爺是要上前線的,在後方搬東西,什麼話。然而,可以想像,到了重災區,他們能幹什麼?挖掘?抬傷員?還是做心理輔導?

接載我們的出租車司機說,他老婆是當地醫生,在前線已經工作一周,很多志願者讓她們直搖頭。最主要就是怕髒怕累,工作一天甚至不足一天,就悄悄跑掉。而且缺乏專業知識,根本沒法協調,幫不上忙,連抬擔架也做不好。

後來,在彭州龍門山鎮,我遇到兩位浙江來的志願者,他們說一起來了一隊人,手上有一批物資,陸續往山里面趕。他們問我,現在哪裏有急切需要幫助的災民。我不懂。他說,感覺現在很多地方的災民都物資充足,他們想找一些真正需要別人幫助的,例如糧水支撐不了幾天,他們立即給送去物資。

我說,只有那些尚未打通道路的地方了,因為必須徒步進去,所以物資缺乏。例如綿竹市小木嶺,那裏還有很多人被困堰塞湖,沿途不再塌方的話,也要徒步八小時,然而解放軍也很艱難才能送一點物資進去,連空投也未必能投進去。

他們沉默了。

路不通的,他們送不到。路通的,他們覺得政府物資足夠,不願意送。

誰都想做及時雨。但是,只有做好眼前真正需要你做的東西,才是最有價值的。

作為記者,我很想到所有重災區去,然而到現在,我只能在其中幾個災區採訪,這是工作調配之必須。十個重災區,如果我一天去一個,感覺當然過癮,可是工作肯定做得比十天都在兩三個相鄰災區跑動的差。

那麼,我們是要工作做得好呢,還是工作做得過癮呢?

剛開始的時候,志願者們以滿腔熱情,一窩蜂前往災區幫忙,當地政府當時因確實緊缺人手而呼籲過大家前往,導致各地車輛停滿了災區路邊,交通大堵塞。後來政府發現,無法統一組織志願者們,導致過多的志願者甚至阻礙了工作展開,所以才會要求大家別盲目前往,有心幫忙的先到災區後方城市報到,統一調配;捐贈物資也統一送到後方城市,再調配大車運入各災區。

不可否認,有一部分志願者確實在最緊張的時刻,多多少少幫上了忙。不過目前,災區最需要的是,有專業技能的志願者。例如醫療、護理的,建築專家、水質專家、環保專家等。

如果不是專才,又實在想到災區當志願者幫忙,那麼就應該到當地後方城市的指揮中心報到,由他們統一調配,服從指揮。那樣,才能真正幫上忙。否則,你只能稱為「災區遊客」。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