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5-19

地震至今,多個重災區依然困阻重重,在得不到救援和備受堰塞湖威脅的情況下,汶川、綿竹、北川等地出現了一波波的災民逃亡潮。採訪多日來,迎面而來、擦肩而過的大逃亡場景,令人有恍如戰亂之感,甚至比起戰亂更加令人心酸。

扶老攜幼,擔物托糧,長長的人龍蜿蜒在山路上。疲累已經掛上臉龐,然而誰也不敢停下腳步,因為誰也不知道堅硬的意志會不會因此放棄,更不知道什麼時候,山上會有亂石滾下,猶如戰亂時飛機投下炸彈,不幸死亡的,長躺山邊,倖存的,哀嘆一聲,繼續趕路。千百人,一個表情,猶如一個大族翻山越嶺奔喪。

逃離故土的災民們,沒有一個放下心情綻開笑顏,因為迎接他們的未來,是一無所有。甚至於有很多人,可能永遠不敢回首這一段往事,因為自己安全了,卻丟下了家中老人,守候廢墟,等待渺茫的救援行動。故土難離,血脈更加難分。

採訪中,每一個災民的講述,都帶來一次心悸,眼腺經常不受控制,愛莫能助的心情更令人難受,不得不懷疑自己是否一個稱職的記者,無法擔當一個置身度外的超然角色。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