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5-17

四川地震採訪日記

來了四川這些天,忙忙忙,一直沒有什麼時間休息,所以更加不會想著寫博客,昨天算是比較空閒,所以現在雖然凌晨,尤有精神寫寫感受。

昨天去了德陽的一些災民安置中心,雖然很簡陋,但比起災區裡面的小窩棚,算不錯了,況且有吃喝,也穿得暖睡得安穩。只不過,這種情形,短時間尚可,久了,不僅災民呆不住,當地接待單位也支撐不住。因為目前該市十多個難民營得以維持,很大因素是來自民間的努力。

政府物資調度有限,且必須優先供應災區,所以接待單位只能自己想辦法。還好有很多餐廳老闆負責災民伙食,大批中學生義工充當搬運工、保安、護理員。 熱情飽滿的他們,似乎有用不完的氣力.反而有一些成年義工,令人感覺是為了「體驗生活感受災難」而來,讓我看不起.

昨天有不好受的事。有一個失去了丈夫、公婆的女人,腳崴了,住在難民營,她求我帶她去接女兒到,那是她唯一的親人,一說起就哭。可是,我沒有辦法辦到。最終只能幫她聯繫妹夫,讓他儘早帶小女孩到德陽來。

昨天看到胡錦濤來四川的新聞,感覺這個人太古板了,大災面前,形式化的東西還不能扔掉,不夠灑脫。例如數百名正在挖掘搜索瓦礫下的災民的武警、解放軍,為了聽胡書記的「鼓勵」和「感謝」,全部停下手中工作,圍攏在胡書記的周圍,肅立靜聽。

從電視上看到的講話片斷已經有兩分鐘,現場保守估計,整個停工聽講話的過程肯定超過五分鐘。在這五分鐘內,不知道數百名瓦礫下的被埋者,有沒有也豎起耳朵聆聽最高領導人的指示呢?如果有一個因為這五分鐘而死了,他是不是應該向馬克思告狀?

還有,這次災情實在是太嚴重了,如果通過內地電視媒體的報導了解事情進展,而非親身所見,很難想像問題居然到了那麼一個極端。受災範圍太廣泛,被埋的人太多,與世隔絕、半隔絕的地方太多,而救災人手相比起需求來實在太少,藥物食水糧食遠遠供應不足(交通運輸能力也是主因)。

還有一件事,昨天第一次遇到拒絕採訪的人,那是德陽天元鎮的李副書記,在設於其鎮的極為簡陋的難民營,我要拍攝環境、採訪災民,卻被他半軟半硬地趕走了,還熱心地叫了自己的專車,讓司機送我到市區。

還是那句話,大災面前,是否可以放開一下思想束縛?既然你盡力了,你怕什麼?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