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4-30

鐵道部長的臉皮比車廂皮還厚?

山東二十八日發生罕見的鐵路慘劇,七十餘人瞬間枉死。雖然說,事後追究責任,無法讓這數十人命重生,然而,卻可避免下一次事故、慰籍死者家屬及國人之情感,也是一個負責任政府當做之事。

事發後,我們看到鐵道部第一時間免去了濟南局兩大當家的職位。但是,劉志軍呢,這位鐵道部長,他是不是更應該毅然站出來引咎辭職?

試想想,如此大的事故發生了,第一時間應該干的,絕對是救援善後才是,而作為膠濟鐵路最直接的管理者,濟南局的角色無疑最重。作為濟南局的領導者,因為熟悉、因為權威,此時能發揮最有效的指揮效果。撤他們了,換個新的,將有多少個最佳時機被延誤?

當然,職是要撤的,但是要等救援工作完成後,調查工作啟動時,再撤不遲。劉志軍撤濟南局領導的官,其實原因很簡單,心存僥倖,盤算拿他們做擋箭牌後,單純的國人會相信毒瘤已去。

劉志軍,這位廣大鐵路職工、民眾都對其不懷好感的人物,掌管鐵道部此"獨立王國"多年來,詬病不斷,卻始終穩坐釣魚台。就算其弟劉志祥(原漢口火車站站長)幾年前因貪污挪用公款幾千萬,買兇殺舉報者,先是判死刑,接著死緩,再後來是有期徒刑。然而劉志軍也絲毫沒有自我譴責的意思。

溫家寶同志,請問你能不能用《黨政領導幹部辭職暫行規定》的"責令辭職"條文,叫劉志軍體面地自動辭職呢?如若你說,管不了鐵道部,那麼,可否求中央軍委主席、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胡錦濤大哥說一句公道話。

2008-04-09

可愛到底的王大作家

好多年前,有個同學跟我說,他小時侯最喜歡獨自一個人到野外躺在草地上,看天上的白雲。原因不是追求浪漫,而是他發現了一個秘密:自己居然能看到雲在移動!為了保存這個“秘密”,不讓別人知道自己有此特異功能,所以每次都是一個人去看一朵朵白云不斷變幻、移動。

還記得當時聽到後,我頓時哈哈大笑起來,少不免說他小時侯真白痴。後來想想,其實就是因為想像力豐富而幼稚,才更加凸顯出幼童的可愛。

不過,未必幼童才可愛,有的都市文化人也堅持可愛到底。

昨天無意中看到“本港著名青年作家”王貽興在《星島日報》的Give Me Five專欄上所寫的題為“奧運火炬談”的文章。本人此前從未接觸過王氏作品,不知道其知識層面為何,不過有幸從TVB節目上經常看到王公子金玉般的外表。

“奧運火炬談”一文大概講的是,筆者“小時候一直聽到這個火炬運送過程就會覺得很神聖很偉大,真不可思議啊,怎可能將一支火炬跨越那麼多國境,運送到千里之外的地方?火炬會熄滅的吧?途中會遇到各種意外吧?也許因為這樣,火炬最終能夠順利運到開幕儀式會場,大家才那麼感動了吧。 ”

筆者又引述道聽途說指出,“火炬並不是一直燃點著不滅的,只在有需要時,或者傳媒拍攝傳送過程時,才讓火炬燃點;其餘時候,它也只是一支由保安保管的金屬棒而已。 ”並且,“我對這個傳聞深信不疑。 ”

深信的理由,筆者認為能夠有力支持有關傳言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那些用來運送火炬的奧運專機,裏面總不可能長期讓火炬燃亮吧? ”

故而,筆者覺得很無趣,“所有的感動都一掃而空”云云。最後引申到“神明還會不會用心守護眼前這些貪方便的人類”的看法。

在我看來,王氏小時侯無疑是可愛的,因為他一直以為聖傳遞的過程中,從頭到尾只有一把火炬。甚至於,他堅持可愛到最後。很明顯,文章中可以看到,最近他才被傳言改變了他從小至今的想法。

看來,TVB需要增加一些奧運基本知識講解。

奧運聖火傳遞,傳遞的主體是聖火,不是火炬,火炬只是一個載體。所以,就算用十萬把火炬來傳遞聖火,只要取自希臘的聖火能途經各個傳遞地區、城市後,最終到達舉辦城市,點燃主賽場的大火炬,就是成功了。

至於王氏為何深信傳言,只能說明他對時事極不關心和卻乏奧運常識。

奧運聖火的傳遞,並不僅僅依靠火炬。飛機上以火種燈保存,城市之間以火炬車運送,城市內的火炬接力跑才用火炬。北京奧運的火炬用的是天然氣,一把火炬每裝一罐氣只能用十五至二十分鐘,當然不能一直燃點不滅的。這些基本常識,花五分鐘上網看一下就知道了。

最後有一點,參與傳遞火炬的火炬手,是可以要求保留傳遞後的火炬作為留念的,劉翔前幾天就得到了一把。要得到火炬,上一屆需要付出數百歐元,這一屆似乎免費,因為暫時沒有人說收錢。如果王氏還以為火炬只有一根,那香港一百二十個火炬手(原定)豈非要爭崩頭?

事實上,內地媒體曾報導,北京奧運祥雲火炬的生產商是廣東某燃俱公司,一共生產了二萬六千把,其中二萬三千把用於火炬接力,(二萬一千多人接力)另外三千把將作為禮品饋贈等用途。

或許他應該捧一下東家的場,到時候粘實TVB直播節目,留意一下火炬接力的時候,到底是這個火炬手從另一個火炬手的手上接過火炬,還是兩個火炬手都拿著火炬,一個點燃另一個?哈哈,太可愛了。

火種燈

2008-04-04

藏胞背聖火上珠峰,京可安心?

西藏及各藏區的亂局,想不到會搞這麼久(正如北京所說“是有組織有計劃有預謀的”。當然,這“三有”在我看來並非貶義詞組,想當年中共抗日、趕走老蔣,不也事事“三有”? ),令人不得不擔心奧運聖火五月份能否順利上、下珠穆朗瑪峰。

怕人干擾?這倒是不必擔心的,因為珠峰不是說誰想上就能上的,從1953年至2007 年底,五十多年來珠峰登頂人數僅為3401人次,卻有208人遇難。另一方面,西藏官方早已為此做了萬無一失的安全保障。

今年一月份的時候,西藏自治區黨委已經在原有的基礎上,調整、充實了“北京奧運會火炬接力西藏自治區火炬傳遞領導小組”,該小組分為八個部門,組長是西藏常務副主席吳英傑,副組長是三十三位當地各黨政部門的主要官員,由西藏法委書記王賓宜擔任第一副組長。八個部門中,特別設有安全保衛部,由公安廳、國安廳、武警總隊、邊防總隊以及地區的公安部門領導組成部長、副部長,誓死做好安保工作。

準備如此充分,加上剛剛發生“314”事件,相信安保只有做得更嚴,估計平地、山地和珠峰大本營範圍不可能出現狀況。除非擾亂者用上火箭炮。

不過,餘波未平的“藏反共”事件,令中共看到對方強大的動員能力,說不定正擔心聖火傳遞隊伍裡面出狀況?

此次負責背負聖火登頂的,是從全國選拔的登山隊員,當中以西藏登山隊為骨幹,而西藏登山隊則絕大多數是藏族人,且以他們有最多的登頂經驗。西藏登山隊隊長桑珠最近接受訪問時說過,到底誰登頂,最後在登上8000多米以後再確認,雖然大家都想上去,但大自然不會輕易給每個人機會。這說明,要完成任務,還得靠經驗豐富的藏族同胞耶。

雖然,西藏登山隊隊員們想必都已經光榮地入了黨,也肯定在保證忠心向黨、保證完成任務的時候將胸脯拍得“嘭嘭”響,可是人心難測啊,難保哪個負責登頂的藏人,會不會背了聖火往南走,不回來?或者乾脆就讓聖火留在神聖的珠穆朗瑪峰,然後跑了去。

不知道西藏當局有沒有想過派人監視?不過,登頂的時候,不是你想監視就監視得了的,大自然不會輕易給你監視的機會。或者登頂的時候不讓藏族登山者上去?主意不錯,就怕咱們漢族同胞不爭氣。

基於中國官員對“世界之最”的喜好,安排了這麼一個珠峰路線,而既然安排了,就肯定要上的,硬著頭皮上。而且為了顯示我偉大祖國實力,還搞什麼全世界直播。試想想, 如果到時候中央電視台拍著登山隊員背負火種跑掉、扔掉、有去無回的鏡頭,全球華人有多尷尬。

離開人為因素,火炬本身也是問題。記得去年西藏登山隊已經拿著最新設計的火炬進行了一次登頂測試,那次火炬在峰頂只點燃了不足五分鐘,遠未達標。據說經過航天科工集團精心設計和反複試驗,火炬燃燒時間已經可以超過十五分鐘、可抵抗十一級的大風和超過每小時50毫米的大雨。不過,這也是合理推測而已,因為沒機會上珠峰再實測一次。

2008-04-02

勞師動眾出行,曾司長有樣學樣



略有成就,自然要返鄉轉一圈,光宗耀祖的事嘛,人之常情,我們的財爺曾俊華先生也不能免俗。只不過,排場似乎大了點。
 
雖然曾俊華三月二十三,二十四兩天的返鄉之旅,江門日報二十五日就報導了,不過,直到昨天台山政府網的長篇圖文詳盡報導,我們才知道他的尋根過程。
 
曾俊華祖籍江門市轄下台山市的斗山鎮那洲村委會勝華村。其祖父是台山縣中醫院的名醫,其父母於中共執政前逃往美國,曾俊華在美國出生。江夫人的祖籍也是江門,在開平市蜆岡鎮。
 
台山政府網說,曾俊華帶同妻子,兒子和兒媳,女兒,妹妹和妹夫,及助手一行九人,首次回到家鄉台山的"尋根",兩天內遊遍台山和開平各處 。看來,很明顯是私事而非公務。
 
然而,不僅香港特區政府駐粵經濟貿易辦事處主任梁百忍全程陪同他四圍尋根,台山市的市長吳曉謀,副市長黃淑質還專程帶同大批下屬到香港,然後陪同曾司長一行浩浩蕩蕩回到台山。古時迎接皇親也大概如此。
 
到了江門,一大批領導陪同接待,那是自然不過的事了。文章說,“江門及我市政府及外僑局等部門的有關領導在台山迎接並全程陪同” 。 當然了,他們也知道,五年十年後,曾司長搖身一變曾特首的話,他們可就連近身接待的機會都難有了。

台山網描述:歸心似箭的曾司長即不顧舟車勞頓......遊子回鄉難免要到先人墳前拜祭一番......曾司長更是迫不及待地要前往。而當他得知須經過一片水田才能到達目的地時,當即毫不猶豫地穿上農民常用的長筒塑膠水鞋,手持一根小竹竿,毅然"赤腳下田" ,赤子之情盡顯無遺。
 
內地誇張的拍馬文章,不必理會。倒是從曾司長穿膠鞋過水田的配圖看來,似乎有勞師動眾破壞農民秧苗的嫌疑。 不知道他有沒有向家鄉的老人家們,每人一次過派封大利是呢。
 
在故鄉眾官的悉心安排下,曾司長明顯非常滿意。他感慨地說: "這次不但我尋回了自己的根,更重要的是此行讓我的後代也知道了自己根在何處" 。找到根是好事,但願不要將陋習帶回香港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