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3-22

大橋那頭,粵西路茫茫




隨著上月底粵港澳三方就港珠澳大橋融資安排達成共識,討論期長達25年的港珠澳大橋工程建設工作將進入實質性的招標程序;不過隨之而來的是,大橋未來的車流量不足問題引起了討論。 車流量引起重視,肯定是好事,起碼可以未雨綢繆,粵港澳三方想辦法解決。而車輛過了橋,到達內地境內後的其他問題,不知道有沒有引起重視呢?

近年廣東省推進“產業升級”,將珠三角的所謂低級產業踢向東西和北面欠發達地區,一向交通不便的粵西,似乎因為已全面通車的沿海高速和港珠澳大橋的建成在望,而必將迎來各方投資者,特別是港商。目前,一條由多截高速公路駁起來的沿海高速公路,成為了粵西湛江、茂名、陽江、開平等地與珠三角溝通的大動脈,而未來的大橋,則直接將粵西一步聯繫上國際。

不過,前幾天我因事去了一趟粵西,卻遭遇了大堵車,因為開平至陽江的開陽高速正在修路,四線變成二線。 這種情況令人震驚,要知道開陽高速僅僅開通了四年多時間,已經顛簸,部分路面出現破爛,其中西往東方向、距離開平約十三公里處甚至要重舖一大段路面。

開陽高速公路東接佛開高速公路,經開平市、恩平市和陽江市,接駁陽茂高速,全長126公里,總造價46億多元,工程於2000年10月開工,2003年9月正式通車。

公路迅速損耗導致要重修,問題不外兩個,一是偷工減料,二是行駛貨車的超載問題太過嚴重。第一個原因必定涉及貪污腐敗,有人中飽私囊;第二個原因則涉及執法部門瀆職問題,查處不嚴或者有意放過。

腐敗問題我們只能是懷疑,儘管“工程上馬,幹部下馬”、“修一條公路,倒一批幹部”,成為近年來內地較為典型的腐敗現象。而2001年廣東省交通系統“528”特大受賄案,查處到的國家公職人員達89人之多,當中包括四名廳級官員。在該大案調查期間,原開陽高速公路項目總經理更涉案倉皇外逃。不過,開陽高速依然是廣東省的廉潔工程典型,被官方譽為“優質、高效、低價、廉潔”的“陽光之路”,其管理模式成為其他工程的學習楷模。

但是,路還是爛了,它以自己的遭遇諷刺著建造者的頭上光環。

超載問題不必懷疑,因為任何途徑沿海高速的人都絕對有機會看到一車車超級超載的各地貨車,甚至有的貨車過份“食滯”,上坡慢如老牛,乃至死火。

為何任其超載?問題最簡單不過,因為在某些人眼中,查得太嚴了,必將導致使用量銳減,路費收入下降很有可能直接導致政績不佳,導致過年不肥,甚至貸款還不上。

從現在狀況看來,真擔心沿海高速很快成為第二條深汕高速。年年修補,天天堵車,大動脈梗塞自然影響貨運,影響工業發展。誰還敢到粵西去投資設廠?雖然,那裡確實地多而廉。

#刊載3月28日《星島日報》每日雜誌欄目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