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3-25

反共?他可以你不可以

北京台灣問題專家李家泉在評價新當選台灣總統的馬英九時說,雖然馬本身“反台獨”,但也存在“反共情結”。不過李家泉認為,“反共”是意識形態,而台獨則涉及主權問題,前者沒有所謂,有能力的話就反吧。

李家泉的話很容易理解,其實無論毛澤東時代,還是現在,中共在台灣問題上就只堅持一點不動搖,一個中國。如毛澤東的”一綱四目”和平解決台灣問題方針中,就說只要台灣歸回祖國,其他一切問題尊重蔣介石安排。

“一個中國”以外的其他問題,包括蔣介石的軍隊可以保存,政務不受干涉,可以不搞共產主義搞三民主義,就連反共也沒有問題,但當然只在台澎金馬范圍內搞。除了外交,雙方河水不犯井水,不互相搞破壞。

馬英九反共,那也是沒有脫離一個中國的原則,因為名義上,共產黨只是中國大陸九大黨派中的一個黨,國民黨、台灣搞反共,可以看成一個國家內的黨派、區域之間鬥爭。這自然和搞獨立差得遠了。

台灣問題是中國的核心利益,有關兩岸和台灣島內的事情,都在中共中央重點關注之下。李家泉作為中共重要台灣問題智囊,我認為,他的意見,多多少少都和北京當局的看法相近,起碼方針肯定一樣。

但是我又有點奇怪了,為什麼香港部分民主派人士喊反共口號,卻是受敵視、受限制 (不發回鄉證)的呢?難道北京擔心香港人有能力反共?這未免太可笑了吧。

這就是區別對待了,政治的東西,從來沒有一視同仁。香港以前是被拐兒童,不僅軟弱無力,送回家也是天經地義;而台灣是落難大哥,不僅孔武有力,還有不少朋友......

2008-03-22

大橋那頭,粵西路茫茫




隨著上月底粵港澳三方就港珠澳大橋融資安排達成共識,討論期長達25年的港珠澳大橋工程建設工作將進入實質性的招標程序;不過隨之而來的是,大橋未來的車流量不足問題引起了討論。 車流量引起重視,肯定是好事,起碼可以未雨綢繆,粵港澳三方想辦法解決。而車輛過了橋,到達內地境內後的其他問題,不知道有沒有引起重視呢?

近年廣東省推進“產業升級”,將珠三角的所謂低級產業踢向東西和北面欠發達地區,一向交通不便的粵西,似乎因為已全面通車的沿海高速和港珠澳大橋的建成在望,而必將迎來各方投資者,特別是港商。目前,一條由多截高速公路駁起來的沿海高速公路,成為了粵西湛江、茂名、陽江、開平等地與珠三角溝通的大動脈,而未來的大橋,則直接將粵西一步聯繫上國際。

不過,前幾天我因事去了一趟粵西,卻遭遇了大堵車,因為開平至陽江的開陽高速正在修路,四線變成二線。 這種情況令人震驚,要知道開陽高速僅僅開通了四年多時間,已經顛簸,部分路面出現破爛,其中西往東方向、距離開平約十三公里處甚至要重舖一大段路面。

開陽高速公路東接佛開高速公路,經開平市、恩平市和陽江市,接駁陽茂高速,全長126公里,總造價46億多元,工程於2000年10月開工,2003年9月正式通車。

公路迅速損耗導致要重修,問題不外兩個,一是偷工減料,二是行駛貨車的超載問題太過嚴重。第一個原因必定涉及貪污腐敗,有人中飽私囊;第二個原因則涉及執法部門瀆職問題,查處不嚴或者有意放過。

腐敗問題我們只能是懷疑,儘管“工程上馬,幹部下馬”、“修一條公路,倒一批幹部”,成為近年來內地較為典型的腐敗現象。而2001年廣東省交通系統“528”特大受賄案,查處到的國家公職人員達89人之多,當中包括四名廳級官員。在該大案調查期間,原開陽高速公路項目總經理更涉案倉皇外逃。不過,開陽高速依然是廣東省的廉潔工程典型,被官方譽為“優質、高效、低價、廉潔”的“陽光之路”,其管理模式成為其他工程的學習楷模。

但是,路還是爛了,它以自己的遭遇諷刺著建造者的頭上光環。

超載問題不必懷疑,因為任何途徑沿海高速的人都絕對有機會看到一車車超級超載的各地貨車,甚至有的貨車過份“食滯”,上坡慢如老牛,乃至死火。

為何任其超載?問題最簡單不過,因為在某些人眼中,查得太嚴了,必將導致使用量銳減,路費收入下降很有可能直接導致政績不佳,導致過年不肥,甚至貸款還不上。

從現在狀況看來,真擔心沿海高速很快成為第二條深汕高速。年年修補,天天堵車,大動脈梗塞自然影響貨運,影響工業發展。誰還敢到粵西去投資設廠?雖然,那裡確實地多而廉。

#刊載3月28日《星島日報》每日雜誌欄目

2008-03-20


花蕊。這是香港很常見的木棉花,最近滿大街都在跌


含苞待放


想不到香港也有油菜花田!好漂亮,就在新界九龍坑。

2008-03-04

廣東也有奴工和黑工廠?

最近兩天,內地網絡上廣泛流傳一篇由廣東電白網民撰寫的求助信,指有大批青年被送到珠三角的黑工廠做奴工,情節與河南網民追查山西黑磚廠奴工情況類似。


雖然很難令人一時接受,但若真的,確實很具震撼性。回想當時山西奴工事件,其實並非新鮮事物,若非全國網民一致支持,相信不會導致後來的完滿結局,省級高官也不會出來道歉。


只不過,此次的網文一貼出來,除了電白始發網站(http://0668.cc)外,其他的網上論壇都紛紛將之刪除。


無他,兩會展開期間,中國需要和諧社會。不和諧的聲音和消息?請忍耐半個月。


以下是來自http://0668.cc的網文——

SOS緊急拯救被騙被暴力關押的在黑工廠的兄弟姐妹。

日前,聽到家人從馬踏來說,在馬踏靠山區的某村,有一女孩被騙到(東莞、深圳或惠州的黑工廠),被吃迷藥(在飯菜裡放藥)和被暴力關押在黑工廠無償工作了3年多,她在年前在工廠逃出。


當時,她可能是在吃的藥力不多,和剛好碰到有公安或勞動檢查的警車在廠裡,她就偷偷爬進警車,跟著出來了,據說該工廠在一座大山溝裡,有幾百人被騙被吃迷藥暴力關押在裡面工作,有的已有五六年了。


馬踏鎮長山鄉九巷塘村蔡權比較清楚,可向他調查。馬踏鎮長山鄉九巷塘村葉好的親弟弟已失踪7年!


在馬踏鎮長山鄉九巷塘村的葉好,他弟弟已失踪7年多,在六、七年前曾在東莞打過電話回來,他說辭工了,在找新工作,至今都沒有消息。


現在馬踏長山鄉有好幾個男孩、女孩逃離出來,都是這樣說,據傳言,馬踏鎮就有10幾人失踪,可能是被騙被吃迷藥和被暴力關押在黑工廠無償工作。


現在,特向給位鄉親呼籲,盡量與鎮政府和派出所聯繫,提供線索。剛才,我也和馬踏鎮的陳冠傑書記溝通,他非常重視和支持,他會要求馬踏的各個鄉干部調查統計有多少人失踪。


希望電白縣政府和公安局發通知,要求各個鎮和各個鄉做好調查工作,並成立專案組,尋找有效的從各種信息,解救被騙的兄弟姐妹。


緊急求助電白各鎮的熱心網友調查,提供線索。

樂叔在此跪求各位好心人幫助,謝謝!

ps剛剛從老家得到消息,在馬踏鎮長山鄉內村蔡國(龍國英老太太的兒子)有四個小孩,蔡國他的最小的兒子也失蹤了四年多,是蔡國的一個兒子在過年時聽到的消息,即是聽說在馬踏內山(馬踏對山區講崖話的地方),一個女逃出來回家後講出來的。


2008-03-03

老子英雄兒好漢

記得有位北京老左專家說過,現在的中國人,只有貴賤之分。


從最近正在進行的政協大會看來,確實如此。中共的世襲風,看來仍會持續下來。這也被中共看成是鞏固紅色政權的一種有效手段。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就以"紅色後代閃耀"來報導新一屆政協委員中的紅色後代:人民網授權發布了《十一屆全國政協委員職務和界別情況》,記者從名單中發現,前國家領導人的後人有很多進入政協擔任委員,這些"紅色後代"成為了中國參政、議政的一道獨特景觀。


姓名 職務 備註 所屬界別

鄧樸方 中國殘疾人聯合會主席 鄧小平之子 婦聯

李訥 中共中央辦公廳秘書局幹部 毛澤東之女 婦聯

周秉建 財政部離退休幹部局巡視員 周恩來侄女 婦聯

彭鋼 解放軍總政治部紀律檢查部原部長 彭德懷侄女 社科

毛新宇 軍事科學院戰爭理論和戰略研究部正師職研究員 毛澤東之孫 經濟

胡德平 中共中央統戰部副部長 胡耀邦之子 教育

朱和平 空軍指揮學院副院長 朱德之孫 對外友好

萬季飛 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會長、黨組書記 萬里之子 對外友好

陳昊蘇 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會長、黨組成員 陳毅之子 對外友好

李小林 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黨組書記、副會長 李先念之女 特邀

李敏 原國防科工委幹部 毛澤東之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