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2-05

香港到長沙,我飛了50小時

都是天氣惹的禍嗎,不盡是。

第一天的上午,我拿著前一天買到的南航的機票(中午12:25飛長沙)抵達了香港赤臘角機場,開始時南航櫃檯說延誤,後來說可以飛,不過暫定13:25,於是我入了閘,到禁區裡面等。


這一進去,就開始了我50小時之旅。

等啊等啊,從原定的13:25,不斷地一個小時一個小時地推遲,直到18:25登機,19:05起飛。


一個半小時後,飛機廣播說,已經抵達長沙上空,但是地面機場的情況不允許降落,要在空中盤旋等候。


一個小時後,看來機油耗費得差不多了,廣播又說,依然無法降落,決定往回飛,備降廣州白雲機場。後來空姐說,本來想備降不遠處的張家界機場,但機長聯絡好多次,對方都不肯讓我們降落。原因?張家界說是機場的除冰等設備不足,無法應對。其實,是當地工作人員都下班了,因為每週只有兩個國際航班,邊檢、出入境和海關的工作人員早就休假了,機場怕麻煩,不敢召集他們回來上班。


怪不得,一個雪災,就癱瘓了大半個中國。

降落白雲機場後,南航將我們這五十八名從香港飛出旅客送給了國內航班,和幾百名同樣滯留在白雲機場的南航旅客安排在一起,等待飛長沙的航班。


入境、拿行李、再安檢入禁區打算等安排飛機、看情況晚上無法再安排飛機而將我們拉出禁區送往酒店。到我踏入酒店房間時,已經是凌晨四時。


第二天,早上起來,聽說長沙天氣好,有一班幸運的旅客因為勤快起得早,被拉去乘搭九點飛往長沙的飛機了。於是我們也想退房等飛機,但居然幾百人都找不到南航的人,大家唯有再等。


中午了,南航人依然不出現,酒店說南航交待要讓大家續房。這裡不得不說,雖然是免費供應三餐,但伙食非常差,中午的飯是每人一碟燒肉炒青菜蓋飯,只限一碟,而且肉又老又韌,飯也是冷硬飯。當時酒店的大餐廳正為客人辦完解穢酒,我在猜想,這些燒肉是否解穢酒用剩下的。


下午,將近三百名長沙旅客自發組織,在酒店大堂集中,乘搭小巴前往機場等飛機。到了機場,南航的安排更加混亂,雖然我們根據手中的臨時登機牌,可以換當天的登機牌,但一直沒有南航的人出來和大家溝通、指導。


南航諮詢台告訴我,可以到M系列櫃檯換票,由於人龍好長,我特地到M櫃檯詢問,得到"全部可以在這里辦"的答复。孰料,等了超過半個小時,櫃檯的南航小姐一看我們是從香港備降廣州的,隨即說她辦不了,叫我們到C15的值班主任櫃檯辦。


到了C15,又是一條幾十人的人龍,值班主任又說,由於情況特殊,已經安排在C1至C4的櫃檯特別辦理。


這里人龍倒不是很長,大約每隊十人左右。我於是去了C4櫃檯。誰知道終於輪到我了,櫃檯小姐說,你這個要在C1到C3辦理。我靠。


於是我連忙轉到隔壁C3排隊,又輪到我了,這位櫃檯小姐又說,我這邊是辦理南昌的,你要到C1和C2辦理。忍耐力再好,我也要發火,然而櫃檯小姐說完起身離開了,丟下滿腔怒火的我。


沒有辦法,上了賊機,只有聽他們擺佈。終於又排了半個小時,輪到我了,可惜上兩班分別是晚上六點半和八點二十的飛長沙航班都滿了,只有坐上九點二十的CZ3388A。


為什麼寫航班號,因為這個航班號很詭異。接下來,我們按照登機牌上寫的120登機口去找,卻怎麼也找不到這個航班的信息,甚至機場各處流水牌上,也沒有CZ3388A這個航班,只有CZ3388。後來我們才知道,當天晚上,我們那些滯留廣州的長沙旅客全被安排乘搭CZ3380A和CZ3388A,而這兩個航班是子虛烏有的,南航根本上是怕大家等久了鬧事,隨便弄兩個航班號騙大家入閘等候,等他們有航班再另外安排,但還煞有介事地標明登機口、航班時間,太可笑了。


到九點的時候,CZ3380A的旅客等不到飛機,於是在禁區裡面鼓譟,並且拉上CZ3388A的旅客一起遊行、喊口號,甚至堵塞其他南航航班的登機口、衝擊登機口。情況相當混亂。


後來,他們幾百人又走出禁區,去南航櫃檯理論,情況非常火爆。南航的一名領導摸樣的女人後來答應安排12:50的航班送大家走,不過一個小時後又變卦了,於是大家又衝擊櫃檯,搞得武警和公安非常緊張。


最後終於答應送大家走。不過此時CZ3380A的很多男乘客已經被騙到酒店休息了,剩下二三十個女的,勢單力薄,爭取不到安排。


飛機終於在凌晨二點多的時候起飛,這已經是踏入第三天了。


後來得知,因為CZ3388A的乘客鬧得厲害,南航徵用了當天CZ3388的飛機,讓我們先上。我們上完,剩下的十幾個位置,才給排在登機口最前面的CZ3388旅客上機,其他人又重蹈我們之前之路,被南航又哄又騙地帶到酒店了。那時侯,他們也已延誤了五個小時。


然而事情沒有這麼順利,一個小時後,飛機到了長沙上空又無法降落,這一次,由於是國內航班,於是半小時候順利備降了張家界機場,當我們又一次被拉到酒店的時候,已經是凌晨五點了。


很快天亮,酒店通知我們南航的飛機要起飛了,大家在十點多前趕到張家界荷花機場,可是等啊等啊,就是沒有航班的消息,大家於是又起哄。這時候,機場方面的人告知,機師、空姐他們正在睡覺,"因為要有充分的休息"。但又沒有人解釋為何一早就拉乘客到機場。


直到十二點,終於登機了。下午兩點,估計機師睡醒了,飛機起飛了。


下午二時半,飛機抵達長沙。三時,我們步出機場。

此時此刻,終於踏上雪中長沙,雖然長沙既非故鄉又非大城市、更非嚮往之地,但我卻再次體會了好久沒有試過的興奮和感動。因為,為了投奔長沙,我已經耗費了五十個小時。


PS.今天看到新華社說,廣州近日發生多宗旅客衝擊櫃檯、登機口的事件,導致一百多班航班延誤。這,不就有我們那個航班旅客的一份嘛,然而,他們卻很輕而易舉地,就將一部分延誤的責任推卸到我們那些旅客的身上了,似乎飛機延誤的原因全在於天氣+乘客。 "黑白顛倒"這個四字詞,用來形容航空公司和某些記者,再適合不過了。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