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2-31

無錫&唐家

無錫&唐家
前幾天看到江蘇無錫市首次選出港籍政協委員,香港政務司長唐英年的弟弟唐慶年有幸成為其中一員,報鄉有門矣。不過看起來,唐慶年應該有點鬱悶。

看無錫日報怎麼說:......香港特區政府政務司司長唐英年之弟唐慶年、香港無錫商會會長丁午壽之子丁天立等8名港澳人士,已正式成為新一屆市政協委員......8人中,有些是無錫籍在港人士的新生代代表,正逐步接替父輩事業,在港澳工商界也有了較強的影響力......8人“加盟”,既是人民政協作為愛國統一戰線組織的需要,也是團結民主、集思廣益共謀無錫發展的需要。

由於哥哥已經官拜香港二把手,隨時有機會問鼎特首寶座,在內地地方官場看來,某程度上唐英年的地位比一般省份的省長還尊貴,因為他有更多面見中央領導人的機會。所以嘛,介紹唐慶年的時候,當然最好是冠上“唐英年弟弟”,讓無錫和唐英年更加親密。

另外,報紙再說到,這些人是“正逐步接替父輩事業”的新生代,嘿說得好聽,其實是有點婉轉地說他們是“二世祖”罷了。也頗有“老子英雄兒好漢”的代父出征的意味。你說唐慶年能不鬱悶嗎?

最後代表無錫市政府的日報,倒也很實事求是地說,讓這八位好漢當選,是為了統戰需要。所以八位新鮮當選的市政協委員要知道,政協不是政治協商的意思,其實無錫的大人只需要你站對位置就好。

唐家在無錫是個興旺了二百年的大家族,隨便一個子孫都是名人。雖然唐哥唐英年和唐父唐翔千(實業家)多人認識,但唐慶年本身也非泛泛之輩。唐慶年太平紳士是香港出口商會會長。亦出任香港線板協會會長、香港生產力促進局理事等,同時是美維科技集團常務董事。以此看來,唐慶年他起碼應該做一個省政協委員。

無錫市委書記楊衛澤上任幾年來,估計看到無錫籍的海外華人實力超強,加大了統戰力度,密切海外鄉親,以唐家的情況,自然是重點拉攏對象。去年九月成立的香港無錫商會,唐慶年是副會長,唐媽媽等一些唐家人也擔任一些頭銜。

只不過,如果現在的唐家還記得祖先之豪言:凡家鄉公益事業,唐姓負責一半。那麼,自有關心故土的傳統,倒也不需拉攏。

2007-12-20

社保英雄的去向

最近,周正毅又在鬧新聞,看到報導說,他在獄中絕食抗議判決不公,外間認為輕判的監禁十六年,對於這位上海灘曾經的大佬,確實很難接受,因為這一次,估計沒有獄卒敢再給他類似上一次的皇帝享受。

周正毅的案子可算是接近尾聲了,結果變數不大。人們不由得又想起一位仁兄的案子,鼎鼎大名的陳良宇大哥,到底什麼時候輪到他?從06年9月他下台,到今年7月開除黨籍、開除公職,8月證實移交司法機關、被羈押於監所等候審理。此後,再無消息。

關於陳案的分析不在少數,可看來看去,分析的專家們,對於陳大哥的結局,誰也不敢給個實牙實齒的判斷。無他,當朝天子的手段,摸不太透。

將周正毅、陳良宇等一大隊人串起來的,是上海的社會保障基金案。而此案,除了陳大哥,該審的都審了,判也差不多判完了,該蹲監獄的也都蹲了,甚至已經有蹲完放出來的了。

享受齊人之福的前國家統計局局長邱曉華,有消息說,早已從監獄裡回到溫暖的家了,只不過,不知道現在歸的是患有紅斑狼瘡的糟糠髮妻身邊呢,還是上海女主播的小樓?

邱曉華是在去年10月被宣布免職、接受調查的,今年1月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並移送司法機關,5月被以重婚罪判監一年。以羈押抵刑期看來,他確實早就刑滿釋放。

2007-12-13

曾蔭權的奉獻

香港最近最熱門的政治話題莫如特首曾蔭權提交北京的政改報告。基於不同立場,兩大政治陣營對曾蔭權的報告的態度極端,這是必然的。不過,也可以看出曾先生確實不容易啊,為了對付上(中央)下(市民)老闆,經常只能扭曲靈魂說些模菱兩可的話。就只差曾夫人訴苦:他每晚都睡不了覺、現在的黑頭髮都是染的。


猶記得之前看過《中國精神疾病分類方案與診斷標準》,其中有對分裂樣人格障礙的特徵表述,簡要列出來看看:

1.有奇異的信念,或與文化背景不相稱的行為。
2.奇怪的、反常的或特殊的行為或外貌,如行為不合時宜、習慣或目的不明確。

3.言語怪異,如離題、用詞不妥、繁簡失當、表達意見不清。

4.不尋常的知覺體驗,如一過性的錯覺、幻覺、看見不存在的人。

5.對人冷淡,對親屬也不例外,缺少溫暖體貼。
6.表情淡漠,缺乏深刻或生動的情感體驗。
7.多單獨活動,主動與人交往僅限於生活或工作中必需的接觸,除一級親屬外無親密友人。


診斷標準是,只要符合其中三樣以上,就很大可能是人格分裂。唉,難為了一些政治家,為了陰暗的政治,為了看上去光輝其實骯髒的飯碗,硬是將自己分裂。


記得曾先生競選連任時,斬釘截鐵地說,要在政改問題上,和港人一起玩鋪勁的,在他任期內徹底解決這個棘手的問題。他當時這麼說,確實令各大政黨詫異,也令市民興奮,但在香港如此政治氣候下,中央能讓他在幾年內解決這個問題?他作為"政治家"能不知道?這難道不是有著"奇異的信念"嗎?


香港市民通常暱稱曾先生為煲呔,為什麼呢,因為他堅持打煲呔,由於其奇特性,所以大家就以煲呔借指之。這至少側面反映了他的煲呔情結,在他所在的社會文化背景來說,屬於特殊的外貌表現。還記得曾先生連任後面見胡主席,居然蹺起了二郎腿,這算是反常的行為了吧。而曾先生此次政改報告的模糊性,不也顯示出"目的不明確"?


說到言詞怪異、用詞不妥,則不得不提曾先生的文革論,以及他在發表文革論時和之後的表現。此外,上個月曾先生述職、面見胡主席和習近平時,也將習近平錯誤稱呼成習主席。可見,掌管香港之壓力,實是萬鈞之擔啊,搞得曾先生腦子無法清晰,講話時失常理。


不能再往下說了,說不定曾先生卸任後也是國家領導人,而這些東西就成為洩露國家領導人身體、心理狀況(機密)的罪證了。


不過,某些政治家做騷時臉皮會笑,實質對人冷淡、淡漠、單獨活動(專橫)等等,相信知道的人也不在少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