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1-28

性事兩則

昨日看到一則令人愕然的新聞,繼而覺得好笑,並且想了好久都猜不透其中玄機。

說的是,深圳邊檢查獲的香港走私物品中,包括了一批精子!報道引述深圳邊檢人員說,一名港人多次使用旅行袋攜帶大量人類精液過境深圳,被查後就是不交代走私這些東西的目的。但他並無觸犯現有的刑罰法規,故只能將檢獲物品退回香港處理。

那倒是,我喜歡帶著精子到處跑,你奈我何?管我手中這些精子是我的還是別人的。哈哈。

報道解讀說,近年內地人工授精需求增加,但內地人因為觀念問題,對捐精也認識不足,導致精子在內地成為稀缺商品,需求增加促成精子走私。

這種理解表面似乎行得通,但我不太認為可以令人信服。內地精子庫確實存貨不足,但並不見得會以這種渠道收購香港人的精子,怎麼說精子不像腎臟,有這麼大的急需性,價值甚至不如血液。況且,港男的精子未見得更具活力和健康。更重要的是,誰會這麼冒險,如此要精子?

不過,從媒體角度講,這倒是很好的新聞題材,因為讀來有趣。涉及性的話題,大家愛看;大家愛看的新聞,就是好新聞。借「走私精子」這個事件,來讓大家聯想聯想,機會也不是常有的。

所以啊,「性」這個話題,在香港社會至今依然是個欲說還休的東西。

############################################

說起「性話題」,倒是讓我想起之前聽說過的一些內地官場性事。話說有位香港藥商,近年致力發展大補藥,男用女用皆有,並且已經成功打入內地政官界市場,目前「橋頭堡」在上海,漸漸侵入中南海。

這藥在此特殊市場的前景果真如此廣闊?一目了然:目前內地落馬貪官中,九成五有情婦。不落馬的,「搞搞女人」也是不少官爺的工餘消遣;玩玩俊男,想必不少貴婦也回味。

在私密性和可靠性要求極高的官場,主要還是靠人口相傳做廣告,銷路一旦打開,該藥商也「人憑藥貴」,政商人脈隨著補藥銷路的擴展而不斷伸延,事業蒸蒸日上。

據說,其壯陽藥在上海高層政商之間口碑一流,「個個都說好,吃了一瓶要一箱」,已經成為送禮貨單必填項目。大家還可以從陳良宇窩案看到,大批上海高官涉及了性受賄。也由此,才有了和張榮坤搭檔的官場大眾情人盧嘉麗的傳奇故事。

所以說,「要搞定一個男人,先搞定他的那話兒」,這句話一點不假,只不過,未必需要事事出動美女那塊地,弄些好藥也可以啊。而反過來看,內地治吏之路,看來也可以先從「官員那話兒」查起嘛。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