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1-22

看回憶錄.溫故知新



最近有機會在北京逛了一下書店,發現內地退休高官著書立說已然成為風尚,放在大書城入口處的那幾排書架,回憶錄類書籍可謂「琳瑯滿目」。這其中,又以外交官的書最令人感慨。

中國過去幾十年的外交史,已經在這些書裡面重複了再重複。一來主要事件就那麼一些,大家要寫也當然離不開。二來能說的東西也就那麼一些,誰也沒有脫離大致的秘密警戒線。所以,看到這些書,興趣已經從《外交十記》的渴望一讀,銳減到現在的可以不讀。

就像已經不當外交大哥好多年的黃華老先生,九十多歲的高齡,最近也趕了一趟時尚,出了厚厚的一本回憶錄《親歷與見聞》。翻了翻,發現有一些和香港相關的章節,雖然不算新,但也值得溫故知新。

黃華在書中說到,一九七二年三月,他以中國常駐聯合國代表的名義致函反殖特委會主席指出,香港和澳門是被英國和葡萄牙當局佔領的中國領土的一部分,不屬於通常的所謂殖民地範疇,因此不應列入反殖宣言中適用的殖民地地區的名單之內。

提出這個反對的背景是,聯合國准許殖民地國家和民族獲得獨立的宣言執行情況特設委員會,自一九六一年成立以來,一直將香港和澳門列入殖民地名單。根據該特委會的宗旨,殖民地將來的前途是獲得獨立。

特委會三個月後向聯合國大會提出報告,建議從殖民地名單中刪去香港、澳門,聯大通過了決議。這決定了港澳的前途不是獨立。

因此,香港在三十五年前就已經不被稱為殖民地,這不是今天才說的消息,前一陣子一些內地涉港官員在回歸十週年前夕紛紛接受訪問,「集體回憶」之際也有不少人說到這一點。

但如今隨便在香港街頭抓住一個人問,九七年之前,香港是不是英國殖民地?我敢擔保九個九給與肯定答案。因為現在無論傳媒還是那些有識之士,開口閉口也都是這麼說的。難道他們是港獨分子?哈哈。

還有一樣,是黃華藉此機會為自己再次「洗刷冤屈」。

中英談判期間,人大副委員長、前國防部長耿飚在回答港媒關於是否可以不駐軍的問題時,不經意答了一句「也可以考慮不駐軍吧」。第二天香港報章頭條就是解放軍不進駐香港。同時,鄧小平還聽說,黃華也曾接受過香港記者的採訪,並在採訪中談到了香港問題。

所以就有了眾所周知的,鄧小平向著大批香港記者澄清駐軍問題,並怒罵「耿飚、黃華胡說八道」的事情來。不過,後來鄧小平得知黃華沒有說過駐軍問題後,專門借與包玉剛會見之際,公開向黃華致歉。

黃華針對這件事,專門闢了一大段來敘述,並在書中專門提到一些鄧小平怒罵的細節:當時,鄧小平先罵耿飚是胡說八道,隨即,坐在鄧旁邊的「主管香港交涉事務的副總理」插話說:還有黃華。正在氣頭上的鄧小平,於是也罵多一次胡說八道,並也點上黃華的名字。

黃華寫道,當晚他就給鄧小平秘書王瑞林打電話:「請你轉報小平同志,我以我的黨票擔保,我沒有向香港記者說過不駐軍的話,希望小平同志查核。」後來鄧大人勇於糾正,黃華當然心滿意足。現在從書中看來,黃華似乎仍然對這位「過佢一棟」的副總理耿耿於懷。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