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1-12

左棍們的三個代表

隨著《色戒》在內地上畫,內地左派對該片以及李安的批判已經進入白熱化,什麼美化漢奸、誣衊中國愛國青年、侮辱中國婦女......上綱上線的本領再次用上,不僅將《色戒》說得陰暗無比,將李安更是批得體無完膚。

不得了,還真不知道《色戒》原來這麼「賣國」,今晚連忙從中國海關門口買來一張刪節版的碟見識見識。

用心看過後,發現原來我也和愛國左棍所指摘的「下賤的中國青年」一樣,居然覺得影片感人、好看,湯唯演得真好。唉,到底怎麼了。

就戲說戲,李安有美化漢奸嗎?那個時代,為日本人服務,當然得到榮華富貴,生活質量高那是很自然的事。說他生活比愛國青年好,那是實事求是。

刻畫漢奸的感情世界,就是美化他嗎?我看,從「人」的角度考慮,這完全沒有問題。這部片子出來後,就會毒害中國青年嗎?中國青年就會羨慕當漢奸嗎?那是仁者見仁,左者見左了。

我看完,反而覺得當漢奸是很要不得的。你看那個易先生,選擇了當漢奸的不歸路,他連心愛的女人都要親手下令殺掉,那是多麼悲哀的事情。我倒是覺得這是反面教材,是促進青年走正途的愛國影片。

說王佳芝愛上一個漢奸,是侮辱中國女性、誣衊愛國青年嗎?不可否認,在那個時局下,放下七情六欲為國為民的女性確實有很多很多,但躲不過人性脆弱的女人少嗎?為什麼左派專家們,要將一部戲描寫的一個故事,當成概括歷史的教科書來對待呢?

真的搞不明白,左派們是以一種怎樣的哲學來看世界,來思考問題的。

同樣一個美女站在你面前,有的男人看到了,覺得真美啊;有的男人看到了,覺得跟她上床肯定爽。

到底是左派們的眼光毒辣、擁有我等沒有的超然的跳躍思維,還是他們神經過敏了?我看是他們心中的理念,先入為主,模糊了眼睛。當他們看到這是李安的片,拍的是汪精衛政府的人,說的是香港和上海發生的事,他們的神經一下子就繃緊了,一盞明燈隨即懸在了頭上。

左棍們老是說,他們發不出聲音,他們拿不到話語權,主流媒體都不登他們的言論,這是當政者和社會某些人對他們的迫害。我想說,那是他們的自我感覺太好了。他們為什麼不想想,為何他們不被選擇?當社會矛盾激化、貧富懸殊、社會不公到如此程度,一向主張公平的他們依然無法成為主流?為什麼公眾對他們還是有那麼大的戒心,甚至反感?

為什麼?因為左棍手上也戴了三個表。他們代表了落後的生產力,代表文化發展的後退方向,代表一小部分人的政治利益。

本來我還是很欽佩左派們的敢言和親近貧苦理念的。但隨著接觸增加和了解深入,我越來越無法讓自己中立客觀地去看他們的意見。他們除了動動嘴皮、大聲上綱上線吶喊,還幹了什麼?他們的頑固和唯我,預示著有朝一日登上舞台的話,必將是專制橫蠻的一個集體。

放寬心想,也大可不必理會他們,無論左派還是新左派,如果還是不思與時俱進,時代洪流會沖刷乾淨他們的。其實現在也已經差不多了。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