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1-10

初探鳥蛋




十一月八日,共和國的記者節,感謝黨的關懷,發了一張國家大劇院(又名半顆鳥蛋)的音樂會門票,得以親身體驗這個充滿種種爭議的美妙地方。

拿到門票一看,二樓,算了,二樓就二樓吧,俺有點阿Q精神,坐得高,看得全嘛,何況是二樓第一排。不過,到場一看,奶奶的,原來是到了最靠近舞台那面牆的位置,風琴管幾乎觸手可及。

唯一好處,就是可以遠距離從高處觀賞下面那兩排和音女歌唱員們豐滿的胸部。可惜看不到演員們的臉。

看看底下的人,男女老幼什麼人都有,還坐不滿,看來贈票還是分對象的,內外畢竟有別啊。到了音樂會中間時段,俺還是忍不住偷偷溜到二層的中間最高一排座位上去了,雖然遭受了工作人員的白眼,但因為扭著看太久,頸部實在發酸。

要說音樂會吧,俺一粗人,實在不懂得欣賞。只知道聽著好听就行,可惜整場表演,聽來聽去,只有馬向華二胡演奏的那段《愛情》聽著舒心悅耳,還有劉思昆的鋼琴確實迷人。小提琴《化蝶》也不錯。那些《紅旗飄飄》、《延安頌》、《懷念戰友》的革命老歌,就真不懂得欣賞。

譚晶小妹也來了,不愧是第二代女藝術歌唱家的領頭羊啊,衣服真好看,不過唱了一首《遠情》就跑了,雖然她出名能唱,但聽得我耳朵疼都聽不清楚,而且連最後的「謝幕」也沒出來。估計趕著下一場,見某個重要人物去了。

你不得不感慨,共和國的女歌唱家都有大出路啊,看看第一代火紅的宋祖英、彭麗媛姊姊們。

說到聽不清楚,確實如此。本以為這麼先進的音樂廳,設計上肯定照顧到每個座位上的聽眾。其實不然,像我坐在二樓,就只能聽到澎湃的樂器聲,人聲基本很難聽得清楚,哼哼啊啊的,搞得怪有想像空間。難道是表演的人都不賣力? 不過,也很有可能是那些塑料花有一點破壞的作用。

為了美觀而又節儉,音樂廳內擺放了很多塑料花(其中一些居然很隨意地用塑料繩掛在二樓欄杆上)。我在想,這些物料一致的塑料花,會不會擾亂了聲波的傳遞?破壞了原先的完美的聲音傳遞設計?如果是真花,或許就不會如此。

有一些事情還必須說到,那就是在內地經常冒入耳朵的「軟實力」問題。這個鳥蛋的硬件有點實力,軟件則需努力。

當我拿著票進大門口的時候,保安大哥揮手請進。而旁邊不少探頭探腦的遊人,借問保安大哥哪裏買票,卻遭遇到很不耐煩的對待,甚至連話都不願說一句,揮手擋開。

有行家更好笑,她走錯了門,問路後,向保安大哥表達指示標誌不清的問題,保安回敬一句:你那是贈票。事後說起,她仍氣頂,我則笑爆。

在觀賞音樂會期間,觀眾其實還是挺高素質的,雖然閃光燈不斷(工作人員半路還要舉起「請勿拍照」牌到處走),雖然咳嗽也不斷。

要說咳嗽,這不能怪人,誰能忍住咳嗽呢。要怪就怪北京空氣太差導致大部分人呼吸系統都處於亞發病狀態。況且,中國人吸煙率極高,劇院裏的咳嗽率自然也高。而且國人吸煙習慣也是個問題,眾所周知,烤煙咳嗽多,混合煙痰多。

觀眾的問題還可以理解,這工作人員的素質就很難令人愉悅了。

二樓有四五名男工作人員在表演期間不斷穿梭巡邏,噔噔噔,他們的硬底皮鞋落在地板上,響來響去,本來歌唱聲音就小,還要聽他們鞋底伴奏,真無可奈何。除此之外,他們還負責抓拍照的,一看到有人舉起相機,就跑過去敲那人的木椅背,咯咯咯,「不准拍照!」他媽的,不只如此,這些人不時出出入入,完全不懂輕手關門,任那厚門嘣嘣嘣地響。甚至於,他們把玩手上的電筒、鑰匙等零碎物件的時候,還時不時失手跌到地板上......最可恨的還是那副緊繃著猶如家裏有人過世的嘴臉,難道真的就因為我們拿的是贈票?

不過,這鳥蛋白天看起來刺眼,晚上或許是因為其他建築都隱沒在黑暗中之故,沒有了「另類」之感,實事求是地講,卻還是很漂亮的,特別在燈光下,無論蛋殼內外,都好看。走的時候,聽完音樂會混混沌沌的我,還一度以為自己身處上海浦東某處。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