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0-30

從「漢奸」李柱銘說起

(由於blog上的文章,本月才寫了五篇,所以隨便寫些牢騷,寫過就算,也不去認真組織了。)

誰都有權利有義務去推動自己國家的發展,包括去推動政府改善人權、民主,當然方法和方式上有不同。

李柱銘去搬「外國勢力」,受到很多對頭的唾罵,並冠以「漢奸」之名。雖然我並不認同他的這種做法,因為很難起效果,美國一個國家考慮該干什麼,從來不會僅因為誰的一句話,於己無利之事也很難請得動他去做。

李先生如此做法,無異於請村外土豪到家裡來要求改改家長作風,只不過這個家是員外的家,土豪不至於如此莽撞,頂多隔空對唱兩首山歌算了。

但李柱銘如果真心為了國家進步,他的急躁做法倒也不必太去過分斥責。

有位曾老先生前兩天在指責李柱銘的時候說,李是盲的、聾的、啞的,看不到中國的發展。曾老的這些指摘,不免間接責怪了內地當局。李柱銘是否不覺得中國進步,我不知道;但這麼多年來,他確實無法親身、直觀地感受中國內地的情況。

香港傳媒雖然發達,每天的消息量如江河洩洪,但顯然不能替代自己接觸事物後所下的判斷。況且,第一,香港媒體向來不注重中國新聞,至今如此;第二,媒體採用中國新聞時很自然是負面為主;第三,各報各有自己非常明顯的傾向性,能對中國新聞保持客觀公正報導、具有公信力的,我看不到。雖然有人自認公信第一,那是因為可能我也是盲的吧。

內地為什麼不願、不敢讓李柱銘等民主黨回去呢?區區幾百人,有什麼可怕的,難道擔心他們帶去「民主革命的火種」?

內地確實正處於一個動蕩的時代,如何解決當前貧富極端懸殊、社會極度不公、民眾不滿情緒即將積累到極致的問題,應當是中共之急。搞不好,這個政權就要再受一次大衝擊,儘管有槍桿子,倒台並非不可能。

以「民主集中」之名實行專政,中共覺得沒有經驗可參考,所以任何一項改革都特別小心翼翼。希望他們一步到位或者大跨步,那是緣木求魚。

但中共確實在做嘗試,包括多多少少在地方進行的一些零星試驗,包括此次十七大的一些小進步,也包括利用舉辦奧運的機會,在一些細節進行改變,並儘可能讓其延續下去。例如對境外記者的採訪的安排等。所以,北京奧運不要去打壓,否則連這一點改善都沒有了。除非有人天真地以為美國能夠令中國成為一個民主國家。像伊拉克?或者阿富汗?

中國的憂患不少,沖天民怨是很明顯的表象,不過有很多變化,親身感受就會發現。既然暫時無法推倒目前的製度重來,那為何不從實際從小處出發,推動目前執政者改善呢。能夠推動國家變化的人,最終是留在國內的那些人。

內地左右兩派最近依然在斗,不因十七大完結而停歇。左派那種帶點「文革餘孽」的思維,雖然令人有點反感,但他們敢於發聲、追求社會公平還是很可貴的,特別是他們心中有信仰,比起我等埋頭賺錢抬頭罵娘的人,似乎還好一點。

不過,接觸了一下,發現一個悲哀的現象。兩派衝鋒的人,居然大多是一些七老八十的長者。或許因為他們睿智,也可能因為他們地位高,但還有一個可能是他們人生只剩下這個追求。年輕的,不得已要花很多時間在經濟、聲譽、地位的追求上,甚至於,很多圈內的民主、維權、法律、經濟學術研討會,出席者都是有報酬的。不知道八十年代是否也如此?

安於香港,街頭鬥士喊喊人權口號,高薪中產談談民主理想,悲觀一點地說,作用實在微弱。想起前陣子,有個關心時局的北京人問我,他的朋友某民運人士現在怎麼樣了。我說好像在美國啊,北京人說是啊,出國後就不知道他現在在幹什麼,到底還有沒有關心國內的事情。中共經常放異見人士走出國門,就有這個目的。任你在國外說什麼都好,一來內地大多數人聽不見,二來很多人會認為你「站著說話不腰疼」。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