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0-24

【香港】曾蔭權和文革

本人對文革了解不多,對曾蔭權也沒有好惡之感,所以對於「曾文革」事件本來也不敢亂發議論。只不過,看了香港風起雲湧的批判和討論,發現多我一言不多,寫下來權當是自己的記錄吧,反正網絡空間不怕浪費。

文化大革命,當然是非常複雜的一個事情。

不僅內裡涉及了太多的權力鬥爭,而且長跨十年,太多當事人、利害相關的人參與其中,當中的演變和很多內情,不是一般人能夠說得清楚,不同立場的人有不同的理據充分的說法,當然更不是鄧小平上台後,那一句「文化大革命是一場由領導者錯誤發動,被反革命集團利用,給黨、國家和全國各族人民帶來嚴重災難的內亂。」定性就能完事的。

不過,我們其實不用去想文革的理論、權鬥、背後含義,只需看文革的後果,看文革期間發生的事情,也就能判斷了。在我簡單看來,文革可怕之處,是去除了法之製約,是徹底釋放了靈魂的醜陋,是扭曲了人格,是一場直接間接反人類文明的運動。

當然了,至今還有心存「最好還是回到人猿時代」的想法的人存在,我看很有必要讓他們去亞馬遜流域,租賃一片原始森林,重新過過祖先的生活。

文革裡面有沒有好東西?我不能說沒有。但是誰能夠控製文革?只有神吧。毛澤東畢竟不是神。

說回曾蔭權,很多人都說他不懂歷史,所以隨便將文革當成民主。我無意為曾蔭權辯護,但若根據「民主定義」來說,他說的並非完全沒有道理,而且曾蔭權特意提到了「極端」兩字(任何好東西到了極端,就不一定是好的了)。只是他高估了自己在香港的魅力,太自信了。

文化大革命是「民粹民主」,它是一種激進、極端的民主表現。雖然不是普世價值認可的民主,但也可以說是民主的一種。只不過,香港社會追求的民主,是全世界普遍認可的英美式的憲政民主,是法治下的自由民主。

對於存在奉公守法良好傳統的香港社會來說,誰也不願意要那種粗暴的民主形式,曾蔭權以已經和貶義詞結合在一起的「文革」來斥責致力追求民主的港人,自然會讓大家覺得被抹黑,被罵急,自然不用想太多,極力反擊就是。反正曾蔭權是「法定」的最廣泛的質疑對象,反正大多港人只知道文革是壞東西。

曾蔭權將民主和文革拉在一起說,是犯了錯誤,犯的是「政治家」的錯誤。甚至於,從骨子裡可以看到曾蔭權是如何看待官民階級關係的。

金正日是領袖,胡錦濤也是領袖,他們都是領袖,只不過曾蔭權不會(也不敢)說「如果中國的人民民主專政走到極端,胡錦濤就像金正日一樣」。

為什麼?只因為胡錦濤是曾蔭權先生的真正老闆,如果他內心真的把追求民主的香港人也當成老闆,而不是當成兒奴,就不會老是高高在上以訓斥和教導的口氣來跟港人說話。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