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0-07

從給毛像鍍金說起的雜談



國慶前,河南省南陽市的毛澤東塑像給鍍了金,這次不是幾年前長沙那樣由企業家給錢搞的,而是退休老幹部、老市民湊錢進行的民間自發行為。

還記得上次長沙的毛像鍍金事件,造成了廣泛的爭議。可能由此,南陽的這次行動,非常低調,相信在官方壓制下,媒體也不敢報導。

人們給毛澤東像鍍金的行為,其實只是表達了他們對毛澤東的懷念,這種懷念,也等於對那個時代、對毛澤東堅持階級鬥爭的懷念,也直接表達了人們對貧富懸殊、對社會不公平的強烈不滿。

毛澤東搞的那套好不好?相信嘗試過的大部分人還是不希望回頭的。只是,現在搞的這一套,也不見得大部分人認同。由於對前路缺乏追求的方向(中共的方針也不允許平民改變),所以只好表達一下對毛時代的「人人平等」的懷念了。

中國內地發展至今,是該好好檢討和嘗試改變了。所有的社會矛盾行政腐敗,說到底就是一個制度的問題。

中共經常說,國人素質未到能進行民主改革的時機,說穿了還是擔心失去執政黨的地位。所謂的「素質」,現在看來,就是「實行民主選舉後依然選擇共產黨當爹」。

中共經常教導人民說:你看台灣,多亂啊,是假民主,是不好的民主改革的反面教材。

人民其實也很想告訴中共:台灣能通過法律程序讓陳水扁女婿下獄,我們的檢察院可以起訴江公子、胡公子嗎,如果真有證據的話。

如果說台灣的民主變化是不好的,是台灣動蕩的根源,但我實在看不出台灣人民有多大的失落,生活有多大的難過。很簡單的一個問題,其實可以到台灣做個民意調查:你是否希望回到國民黨專政的年代?

結果會很明顯。甚至不必做調查,從台灣的兩次總統大選就可以得出結論。如果國民黨受大部分人擁戴的話,如果民眾對民主進程沒有期待的話,民進黨就憑「陰謀詭計」也能得逞?台灣民眾讓民進黨上台,不等於喜歡這個黨,只是老人院裡面選壯丁,只因為他們認為民進黨起碼在民主上會好點。

還有個因素,就是陳水扁敢於向大陸和美國說不。

不要看陳水扁經常玩花招,但是從他多次敢於不遵從美國意願來看,他在部分台灣人眼中,可算是一個「台灣民族主義者」。將心比心,這對一個相對獨立的地區的人民來說,難道不是好領導人的其中一個因素?

台灣人其實最喜歡維持兩岸既親密又各自過生活的狀態,大家是同一個老爹,串串門還可以,但大房你要改變長兄為父的舊思想,你別管我二房的事,我也不去找村口的地痞來搞咱的家事。

其實,這個大房也愛插手其他各房的事。

前陣子接觸了一個西藏人,雖然個人言論未能代表藏人想法,但起碼我覺得挺有代表性。

他說,藏人對於修建青藏鐵路非常反感,原因就是不希望被太多的人干擾生活。現在這些不希望出現的後果已經出現了,比以前多了三倍的遊客、民工,讓很多藏族人的生活出現了不必要的麻煩。隨著鐵路的進一步深入,相信問題更多。

他還說了一個小事情,有一次回家,在青藏鐵路火車上認識一個香港人。到拉薩後第二天,他出來逛逛,發現那個香港人也在街上逛,一問,才得知原來他已經逛了一天一夜,酒店、旅社全部爆滿。不過,香港人也因此買到了布達拉宮的門票,因為一早就去排隊。

布達拉宮現在限制遊人數量,每天只供應2300張門票,黃牛票已經超過一千元。

中共老是說,修建鐵路是為了發展藏區經濟,改善藏族同胞的生活。實際上,有多少藏族同胞需要改善生活?一向以來,藏族生活從來不憂愁,他們都過著相對富足的生活。況且,有信仰的民族,他們想過的生活,是我們這些只追求物質的漢族所難以想像的。我們為何忍心打破人家寧靜的生活?

這種行徑,已被他們認為是嚴重的入侵。文化入侵也是其中之一,現在很多藏人,寧願送子女到印度留學,也不願送到內地。

拉薩現在是什麼樣子?就是一個大工地,建築不斷不斷地在建,漢人則像蝗蟲一樣奔向西藏。鐵路,說到底還是為了更好掌控西藏、增加對南亞的影響力,乃至於運走一車車的礦產。挖西藏的礦,更是藏人擔心萬分的事情。

說的似乎太偏激了。說回中共體制。

我一直在想,其實一黨專政並非中國問題的癥結,一黨專政還是兩黨輪政,或者是多黨競爭,都沒所謂,最終只要人民生活好就行。

而一黨專政,也可以實現民主,也可以實現法治。一個黨,黨內照樣分派,各派跟各黨不也差不多,政治不就是在制衡和妥協平衡之中完成工作的嗎。

現在中共黨員已經超過七千萬人,說不定什麼時候,中共黨員可以擴大到幾乎所有合格選民,那麼,只要實現黨內充分民主,不也一樣可以選舉?如果黨員可以自由選舉,那麼,改變憲法不也可以實現?是否一黨專政,到時候再說咯。

前中國政治體制研究所幹事長杜光(六四因為支持學生而撤職)最近撰寫了一篇文章,提出「黨內三權分立」的說法,據說文章已經給中共決策層看過了。

他的黨內民主建議,第一,是讓中共代表大會(如此次十七大)選舉產生「常設委員會」,直到下次大會開幕前,都由它來行使中共的決策權;第二,代表大會選舉產生的中央委員會,並由中央委員會推選出的政治局只有執行權,無權決定重大問題;第三,代表大會選舉叫做監察委員會(等於中紀委),實行專門監督權,與另兩個機構平行。

這樣,執行權、決策權和專門監督權就可以真正做到相互分立,相互制約。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