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9-06

神童和智障的關係

最近香港不斷熱炒的神童事件,特別是九歲神童入浸會的連續追踪報道,讓人越來越有不妥之感。究竟有何不妥,卻又說不上來,也擔心說不好。

在此神童事件之中,我們似乎沒有辦法去責難誰。神童?他只是被擺佈的對象。家長?他有他教育子女的權利,他子女「成功」後,他也當然更有炫耀的自由。

大學?以「培養人才」此等大道理、大責任心為名,就算另有目的也不好反駁。傳媒?那是噱頭操作需要,也是讀者需要,讀者為何需要?因為此事罕有。就像怪獸出現了必定追踪緊貼報導一樣,不等於傳媒和公眾喜歡恐龍,只因為它的罕見,大家急於看熱鬧。

現在香港人對待神童事件的態度上,各不相同。有讚歎羨慕的,也有鄙視不屑的;有關心神童前途的,當然也有酸葡萄心理的。

此次神童事件,倒是讓我很自然地想起一件印象深刻的事情,那是前不久在北京一家智障學校的經歷。

當時,在智障學校的廚房訓練場所,看到有好幾個人圍著一個廚師穿戴的智障少年,不斷問他某年某月某日是星期幾。原來智障少年擁有非凡的記憶力,或者自創一種計算方法,反正不管誰問他,他都能在你話音剛落,即輕鬆答出星期幾。

我也覺得好神奇,於是隨便問幾個日期,他隨口答出,我再翻查手機,真的準確。後來我特別問他二00八年二月二十九日是星期幾,看他怎麼回答,因為記憶中,好像去年還是前年,才剛試過有二月二十九日的。誰知道他想了一下,說星期五。我邊笑他邊查手機,才知道二00八年二月確實有二十九日。

「他媽的。」我毫無惡意順口嘀咕了一句,隨即發覺不應該粗俗對待他。不過,不知幸或不幸,由於智障,他並不理解罵人的話。而他的這種「萬年曆」技能,從某方面來說,我也要讚他是天才。只不過這位天才缺乏其他能力。

現實中,也確實有很多智障人士擁有某方面的超凡能力,特別是數學方面。專家說,這是因為他們的專注力特別強,而他們的專注力,則來自於其他方面的思考缺陷。歷史上的許多天才,不也缺乏自理能力的嗎?不過,現在居然也有人放棄下一代的全面發展需求,人工培養「智障」。

真擔心有一天,神童除了數學,一無所有。「小時了了,大未必佳」不是真理,但也是古人經驗所得。人生跌宕無常,真不希望看到神童最終成不了數學家,機遇不濟時,因為缺乏其他能力,落魄破產。

人的一生那麼長,我不希望我的孩子只精彩那幾年,所以也不期望他成為眾人聚焦的神童而擁有殘缺的人生。重申,這是我的想法。若我的孩子八歲時因為擁有強橫的數學成績而被大學錄取,就算他覺得不看卡通片、不去玩、不吃零食、不撒嬌,只埋頭數學也是快樂的,我也未必遷就他,我甚至懷疑這是否病態。要不然,兒童還要監護人來幹什麼?

#刊載9月11日《星島日報》每日雜誌欄目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