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9-05

【北京】無黨派部長陳竺


昨日,無黨派的科學家陳竺,上任兩個月來首度以衛生部長的身份,在國務院新聞辦記者會上亮相。陳竺的形象,與眾多媒體的事先想象頗為一致,溫文爾雅、謙恭友好的學者型官員;但他的應對和自主表現,卻與大家對「無黨派」的設想相去甚遠。



可以說,陳竺在昨天的第一場「考試」中,交了一份剛剛合格的試卷。然而,就在不溫不火之中,表面似乎是拘謹小心,背後卻也隱約滲露出他的官場駕馭能力,很顯然不像一位長期呆在殿堂裏「仰望星空」的人。



肥胖而常掛笑容的面像,讓陳竺看起來就像一位好好先生。而事實上,昨日他也充分表現出了其「面面俱圓、方方討好」的特質,上級、同僚、手下、鄉村醫生、媒體、底下階層、外國友人,無一不聽到他的好話。



一開始,陳竺就感謝「中央、全國人大常委會、國務院的信任」,結束的時候又對新聞媒體朋友們表示「衷心的感謝」。記者會期間,強調醫療事業要依靠衛生系統六百萬人這樣一支「優秀的、靠得住的隊伍」,並動情地說醫生們學醫時的誓言「健康所繫、性命相託」。



說到鄉村醫生時,陳竺一句「勾起了對自己往事的回憶,三十多年前,我也在農村做過赤腳醫生」一下子拉近了千千萬萬不滿現狀的鄉村醫生的距離,稱頌他們貢獻之餘再加上「我也藉此機會向他們表示敬意」,若我是鄉村醫生,說不定也淚盈滿眶。



在說到韓國駐華公使黃正一死因時,陳竺又是「借助這樣的一個機會向黃公使及他的家人,也向韓國人民表示我們的慰問」。雖然他以一句「結果已通知韓方」,將球踢走,不願透露詳情。但又語帶相關地,談起韓國醫學權威指黃正一是因為過勞、心血管疾病突發而去世。並認為媒體不應該炒作黃的事,「這是不人道的」,令自己一下子站在了道德高位。



其他的官話套話,顧左右而言他,「遺答」問題等等官員應對「技術」,陳竺耍上來,也頗為得心應手。另外,陳竺確實與之前媒體描述的「為人認真」特點相符,特別是非常留心翻譯員的現場傳譯,並以其深厚的醫學、英文功底,不時為她糾正。



記者會結束後,當有記者因為對陳竺期望過高而失望的時候,旁邊一老記說,當然了,他是「經歷過風雨的人」。



誠然,五十多歲的陳竺,經歷的風雨不少,特別是最近十年。從上世紀末,陳竺擔任國家人類基因組南方研究中心主任以來,他就被捲入了中國學術界爭鬥的漩渦,直到他二千年起擔任中科院副院長以來,各方攻擊並沒有停止過,被扣上「學術腐敗帶頭人」、「學術爛根根源」的各種帽子。



這其中由於涉及問題錯綜複雜,包括了學術權位、資源爭奪等最重要問題,所以也很難理清對錯。但陳竺確實受過很大壓力,壓力不僅來自國內,在對手不遺餘力狙擊之下,也是國際學術界議論紛紛,他和他的基因科研項目一度成為圍剿的靶心。



現在看來,他得到了官府的信任,而他所練就的一套圓滑處世本領,或許就在那十餘年間高壓出來的。這對於學術或許無益,但對於有心進入政壇的他來說,則應該有利。



至於是否「無黨派」,「無黨派」是否就代表反對派?是否就是與中共絕緣?這顯然不是的。「無黨派」不是上山練仙練武的「武當派」,想入江湖,在中共領導下當官,必須調和、融入成功,那麼帽子可以是無黨派或是民主黨派,但身子和中共官員無多大本質區別。而對於官員,中國民眾的要求其實也很簡單,正如有網友所說:當官的只要為人民著想出發就好啦!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