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9-29

十七大,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



天安門廣場最近佈置完畢,準備迎接國慶和隨後的中共十七大。廣場上除了嬌豔的鮮花、逼真的建築模型之外,還有兩個超級巨大的橫額,上面寫著「熱烈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五十八週年、堅定不移地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道路」。

(每次看到「堅定不移地走」就覺得好笑,不移,還怎麼走。雖然知道詞義並無不妥。)

這兩個大橫額,估計是全國最大的廣告牌了吧。而天安門每天迎來幾十萬遊客,估計這個廣告牌也應該最具廣告效果了。

在這個廣告牌上,再次看到了熟悉的口號: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

自從胡錦濤6月25日在中央黨校強調「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當代中國發展進步的旗幟,是全黨全國各族人民團結奮鬥的旗幟」後,中共上下無不齊聲跟著頌念,就像教徒早課、中課、晚課必修一樣。當然,在野的牢騷客不必也可能不願念。

前幾天,難得開個記者會,出來見見公眾的中聯部官員,說到中共的未來時,也要搬出這個標準答案。

所以說,中共十七大決定的治黨治國路線,其實不用猜估,肯定也是「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錯不了,還要加上鄧理、江表和科發。那些什麼民主社會主義、憲政社會主義、和諧社會主義....大家心知肚明,說了等於白說。就如原中國政治體制改革研究會幹事長杜光說的:雖然知道是緣木求魚,但也有需要說。

至於,數十年如一日,又是「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是不是等於原地踏步?那就要看怎麼理解這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

由中共中央宣傳部主辦的綜合性黨刊《黨建》,在最新一期中說,「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之所以正確、之所以能夠引領中國發展進步,關鍵就在於既堅持了科學社會主義的基本原則,又根據我國實際賦予其鮮明的中國特色。面對新形勢新任務,我們必須繼續深化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研究和探索,努力使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越走越寬廣。」

對中共來說,「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中唯一不變的,就是「中國共產黨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領導核心」。而其他很多東西,其實可以隨著環境而變。也就是所謂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具有廣闊的創新空間」。

中共偉人毛澤東當年在井岡山建立根據地的開頭,心裏也沒底,但他有戰略眼光和信心。「草鞋無樣,邊打邊像」是他對探索中國自己的革命道路的描述,而這,也成為第一代中共黨人對建設所謂的社會主義的認識。甚至包括後來的鄧小平以「摸著勢頭過河」來比喻對改革開放的探索,這種精神其實也可以說是和毛澤東一脈相傳。

《南風窗》有篇文章說得好,「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究竟是、應該是什麼樣子,現在很難有明確的定論。隨著社會的發展變化,一些曾經被認為是本質的、極其重要的東西可能變得越來越非本質化、越來越無足輕重了,而另外一些曾經沒有認識到甚至還認為沒有必要的東西,可能會變得越來越至關重要和緊迫。」

所以,中共一說起什麼「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理一大堆,其實化繁為簡地理解起來,就是八個字:中共執政、因時而變。

2007-09-20

令計劃浮出水面,陳世炬何時走到台前

昨日,官方新華社發布消息稱,「日前,中共中央決定:王剛同志不再兼任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職務;令計劃同志任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這個任命,拉開了十七大新人上位潮的序幕。

胡錦濤的大內總管令計劃,頂替了王剛,雖然令人震撼,但並不能算是意外。

五十一歲的令計劃,自從一九九九年起,已經是中共中央辦公廳常務副主任,幹了這麼多年,順位接替王剛也很正常。王剛下月滿六十五歲退休年齡。看來,在下月中的十七大,令計劃有機會從中央候補委員跳升一級,成為政治局候補委員,雖然同樣是候補,可天差地遠。

籍貫山西平陸縣的令計劃,在文化大革命末期,十九歲的他當上了共青團平陸縣副書記,後來在山西運城地委短暫地干了一年,就於一九七九年調到團中央工作了。這一進去,就一直呆到一九九五年,被已經是政治局常委的胡錦濤調到中央辦公廳調研室。

在團中央的十六年光景,令計劃主要從事青年宣傳工作,也當過團中央書記處辦公室主任和團中央辦公廳副主任,他不僅筆下功夫了得,而且思維縝密、考慮事情鉅細無遺,甚得時任團中央第一書記胡錦濤的器重。

後來,胡錦濤一九八五年離開團中央到貴州上任,令計劃留了下來,輔助新的第一書記、胡錦濤愛將宋德福。宋德福前幾天才去世,遺體昨日在八寶山革命公墓火化。

說到令計劃,就不能不提同樣是胡錦濤身邊大紅人的陳世炬,他和令計劃被稱為胡錦濤的左臂右膀。

陳世炬的名字對很多人來說比較陌生,他的背景也鮮為人知,但他的名字卻經常出現在報端,因為每逢胡錦濤外訪,作為「胡辦」主任的他必定是隨訪人員。

根據資料顯示,陳世炬今年四十四歲,貴州人。胡錦濤八五年到貴州任一把手後,發現省委給配的秘書太不行,於是要求重配。結果,貴州大學中文系的高材生、正留校任教的陳世炬給省委物色上了。這一跟,就是二十幾年。從貴州,到西藏,再上京,陳世炬都是胡錦濤的貼身秘書。

目前,他是中共中央總書記辦公室主任、國家主席辦公室主任,雖然是副部級,可有哪個正省部級官員敢在他面前粗聲說話?只不過,陳世炬至今依然那麼低調而神秘,難道永遠當胡哥背後的男人?

另外說兩句,從坊間考究的胡錦濤秘書群升遷情況看來,胡錦濤的秘書確實大多數走向台前,在各個重要崗位獨當一面。

如,在共青團中央和貴州省委時,當過胡錦濤秘書的葉克冬,現任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副主任,五十四歲的他,仍有上升空間。

現任共青團第一書記的胡春華,據說任職共青團西藏自治區委副書記期間,曾兼任胡錦濤的秘書。六0後的胡春華,早已發出耀眼光芒,被視為遲早進入第六代中央領導層的人物。

還有夏勇,四十六歲的他,已經當了國家保密局局長兩年多。年輕且高學歷的他(法理學專業博士;研究員),二00四年時,曾任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胡錦濤辦公室副主任。

2007-09-14

從宋德福談起



昨天凌晨,曾被譽為中國政壇新星、團派幹將的原福建省委原書記宋德福,因癌症去世,年僅六十一歲。一時之間,各地媒體紛紛轉載報道。

宋德福之所以備受媒體關注,能力和廉政是其中之一,其二就是政治經歷。他黨政軍團各種領域都幹過,而且一九八三年任共青團中央書記處書記時,與排名第二的書記胡錦濤共事,可算是胡錦濤的半個下屬。

到胡錦濤八四至八五年任第一書記時,手下有一大批未來之星,包括宋德福、李源潮、張寶順、李克強、劉奇葆等人,為當今的政治同盟團派的骨幹。這當中,宋德福在八五年底接替調往貴州的胡錦濤,成為共青團一哥,幫大哥胡錦濤統領著眾小弟。

任共青團中央書記處第一書記的同時,宋德福還兼解放軍總政治部組織部副部長,中央機構編制委員會辦公室主任。宋德福當了將近八年的團中央一把手,要說團派,他絕對是主心骨之一。直到九三年調任人事部部長,他也才四十七歲。

九三年任人事部長不久,宋德福還兼任國務院軍隊轉業幹部安置工作小組組長,他的秉公加照顧的態度,得到多數轉業軍人幹部的好感。

二千年,宋德福成為東南王,調任中共福建省委書記。當時的福建在遠華案之後風雨飄搖,可謂火坑,也是煉金爐,對於有抱負者來說更是展現才能的難得平台。宋德福後來說,「我是在福建和廈門遇到困難的時候去的,我和廈門的幹部群眾是在克服困難的過程中建立起的感情,這種感情是很難忘的。」

正當宋德福的福建工作受到肯定,且經歷了共青團、軍隊系統、組織系統、地方舞台一系列難得的工作歷程,聲望評價皆佳,仕途一片光明之際,他卻於二00四年病倒,此後僅任閑職兼養病,黯然退出了政治舞台。

在過去一個月中,內地三份報紙分別刊登了宋德福以往在不同崗位的「告別演說」:《中國青年報》刊登「我走了,共青團」、《中國人事報》刊登「人事戰線,我留戀」、《福建日報》則為「我盡力了,福建」。似乎預告著他的不久人世。

##############

雖然宋德福離「輝煌」是這麼地近,但始終擦肩而過,才幾年過去,「耀眼」已是曾經,連昨日黃花都不如。

在得知宋德福去世後,我瀏覽了一下網上關於他的消息,發現報道的不少,惟篇幅不大;評論者亦有,卻少之又少。除了中共網刊發一篇網友評論(還要注明非本網意見),就只有福建的新聞網站介紹宋的舊文章。

難道在十七大來之前,一切都非得那麼地謹慎?而網民(特別是福建網民)的反應,也令人感慨。

在百度開放式論壇「貼吧」系統的「福建吧」,雖然更新速度很快,幾乎每分鐘都有人留言,但談及宋德福的,僅僅兩三個貼,關注度遠遠不及吃喝玩樂的呻吟話題。有福建網民說,對他實在是沒什麼印象。

在新聞評論跟貼方面出了名方便的網易新聞網站,今天下午一點轉載了宋德福病逝的新聞,但整天只有二十人留言評論;反觀其他雜七雜八社會新聞,跟貼著一大群,如一則「瘦弱男子專門雨後強暴老年婦女」的新聞,是晚上七點刊發的,當天就有近四百人評論。

如今,網絡這個難得的平台,已是網民們發洩情緒的馬桶,什麼髒東西都可以扔。就像上述「男子姦老女」的新聞,評論留言變成了不同地域之間的對罵,爭論什麼地方的人才會幹出這種事,令人啼笑皆非。

自從六四之後,在執政者的嚴控和培養下,「莫談國是」已經逐漸成為人們的共識。在這種情況下,網站和網民,還能關注什麼呢,當局寧願你看看暴力色情和無聊搞笑的新聞,罵罵咧咧又一天。而那些不以生存為目標的時政論壇,必然關了一個又一個。

剛剛又發現,再有兩個著名的政治論壇「將軍政要網」、「軍政在線」無法登陸,還有一批常去的網站,被要求暫時停止開放。

分配不均和政治高壓,導致埋頭賺錢、張羅生計和遠離時局話題成為社會普遍狀態,沒有人展望國家未來,這,還談何公民社會,談何民主進程,甚至不必去想所謂的「積極穩妥地推進政治體制改革」,因為「土壤」是那麼地貧瘠。

可以理解,溫家寶希望大家「仰望星空」,就是因為現實中只剩下「低頭看路」。

很難想像,如果溫家寶逝世,還會不會出現類似周恩來逝世時引發的四五運動?

#############

無聊一記:

有好事者說,宋德福當年在福建的施政,其實已經預示了他將死於癌症的後果。

宋德福為了福建的發展,大刀闊斧進行改革,主要措施包括:五種形象、兩個綱要、三條通道、六個機制、四個專題。幾個數字是「52364」,諧音即為「我愛生瘤死」。愛就是要;瘤就是腫瘤,也是癌症。

五種形象--加快發展、協調發展的形象,深化改革、擴大開放的形象,依法治省、以德治省的形象,顧全大局、緊密團結的形象,從嚴治黨、廉政勤政的形象。

兩個綱要--《福建省農村鄉鎮工作綱要(試行)》和《福建省城市社區建設綱要(試行)》

三條通道--拓寬山海協作通道,拓寬對內聯接通道,拓寬對外開放通道

六個機制--建立和完善思想教育、制度規範、監督制約、查案懲處、幹部保護、廉政責任等六個機制

四個專題--經濟發展的後勁、精神文明的實效、為人民服務的質量,黨的建設的活力

2007-09-06

神童和智障的關係

最近香港不斷熱炒的神童事件,特別是九歲神童入浸會的連續追踪報道,讓人越來越有不妥之感。究竟有何不妥,卻又說不上來,也擔心說不好。

在此神童事件之中,我們似乎沒有辦法去責難誰。神童?他只是被擺佈的對象。家長?他有他教育子女的權利,他子女「成功」後,他也當然更有炫耀的自由。

大學?以「培養人才」此等大道理、大責任心為名,就算另有目的也不好反駁。傳媒?那是噱頭操作需要,也是讀者需要,讀者為何需要?因為此事罕有。就像怪獸出現了必定追踪緊貼報導一樣,不等於傳媒和公眾喜歡恐龍,只因為它的罕見,大家急於看熱鬧。

現在香港人對待神童事件的態度上,各不相同。有讚歎羨慕的,也有鄙視不屑的;有關心神童前途的,當然也有酸葡萄心理的。

此次神童事件,倒是讓我很自然地想起一件印象深刻的事情,那是前不久在北京一家智障學校的經歷。

當時,在智障學校的廚房訓練場所,看到有好幾個人圍著一個廚師穿戴的智障少年,不斷問他某年某月某日是星期幾。原來智障少年擁有非凡的記憶力,或者自創一種計算方法,反正不管誰問他,他都能在你話音剛落,即輕鬆答出星期幾。

我也覺得好神奇,於是隨便問幾個日期,他隨口答出,我再翻查手機,真的準確。後來我特別問他二00八年二月二十九日是星期幾,看他怎麼回答,因為記憶中,好像去年還是前年,才剛試過有二月二十九日的。誰知道他想了一下,說星期五。我邊笑他邊查手機,才知道二00八年二月確實有二十九日。

「他媽的。」我毫無惡意順口嘀咕了一句,隨即發覺不應該粗俗對待他。不過,不知幸或不幸,由於智障,他並不理解罵人的話。而他的這種「萬年曆」技能,從某方面來說,我也要讚他是天才。只不過這位天才缺乏其他能力。

現實中,也確實有很多智障人士擁有某方面的超凡能力,特別是數學方面。專家說,這是因為他們的專注力特別強,而他們的專注力,則來自於其他方面的思考缺陷。歷史上的許多天才,不也缺乏自理能力的嗎?不過,現在居然也有人放棄下一代的全面發展需求,人工培養「智障」。

真擔心有一天,神童除了數學,一無所有。「小時了了,大未必佳」不是真理,但也是古人經驗所得。人生跌宕無常,真不希望看到神童最終成不了數學家,機遇不濟時,因為缺乏其他能力,落魄破產。

人的一生那麼長,我不希望我的孩子只精彩那幾年,所以也不期望他成為眾人聚焦的神童而擁有殘缺的人生。重申,這是我的想法。若我的孩子八歲時因為擁有強橫的數學成績而被大學錄取,就算他覺得不看卡通片、不去玩、不吃零食、不撒嬌,只埋頭數學也是快樂的,我也未必遷就他,我甚至懷疑這是否病態。要不然,兒童還要監護人來幹什麼?

#刊載9月11日《星島日報》每日雜誌欄目

2007-09-05

【北京】無黨派部長陳竺


昨日,無黨派的科學家陳竺,上任兩個月來首度以衛生部長的身份,在國務院新聞辦記者會上亮相。陳竺的形象,與眾多媒體的事先想象頗為一致,溫文爾雅、謙恭友好的學者型官員;但他的應對和自主表現,卻與大家對「無黨派」的設想相去甚遠。



可以說,陳竺在昨天的第一場「考試」中,交了一份剛剛合格的試卷。然而,就在不溫不火之中,表面似乎是拘謹小心,背後卻也隱約滲露出他的官場駕馭能力,很顯然不像一位長期呆在殿堂裏「仰望星空」的人。



肥胖而常掛笑容的面像,讓陳竺看起來就像一位好好先生。而事實上,昨日他也充分表現出了其「面面俱圓、方方討好」的特質,上級、同僚、手下、鄉村醫生、媒體、底下階層、外國友人,無一不聽到他的好話。



一開始,陳竺就感謝「中央、全國人大常委會、國務院的信任」,結束的時候又對新聞媒體朋友們表示「衷心的感謝」。記者會期間,強調醫療事業要依靠衛生系統六百萬人這樣一支「優秀的、靠得住的隊伍」,並動情地說醫生們學醫時的誓言「健康所繫、性命相託」。



說到鄉村醫生時,陳竺一句「勾起了對自己往事的回憶,三十多年前,我也在農村做過赤腳醫生」一下子拉近了千千萬萬不滿現狀的鄉村醫生的距離,稱頌他們貢獻之餘再加上「我也藉此機會向他們表示敬意」,若我是鄉村醫生,說不定也淚盈滿眶。



在說到韓國駐華公使黃正一死因時,陳竺又是「借助這樣的一個機會向黃公使及他的家人,也向韓國人民表示我們的慰問」。雖然他以一句「結果已通知韓方」,將球踢走,不願透露詳情。但又語帶相關地,談起韓國醫學權威指黃正一是因為過勞、心血管疾病突發而去世。並認為媒體不應該炒作黃的事,「這是不人道的」,令自己一下子站在了道德高位。



其他的官話套話,顧左右而言他,「遺答」問題等等官員應對「技術」,陳竺耍上來,也頗為得心應手。另外,陳竺確實與之前媒體描述的「為人認真」特點相符,特別是非常留心翻譯員的現場傳譯,並以其深厚的醫學、英文功底,不時為她糾正。



記者會結束後,當有記者因為對陳竺期望過高而失望的時候,旁邊一老記說,當然了,他是「經歷過風雨的人」。



誠然,五十多歲的陳竺,經歷的風雨不少,特別是最近十年。從上世紀末,陳竺擔任國家人類基因組南方研究中心主任以來,他就被捲入了中國學術界爭鬥的漩渦,直到他二千年起擔任中科院副院長以來,各方攻擊並沒有停止過,被扣上「學術腐敗帶頭人」、「學術爛根根源」的各種帽子。



這其中由於涉及問題錯綜複雜,包括了學術權位、資源爭奪等最重要問題,所以也很難理清對錯。但陳竺確實受過很大壓力,壓力不僅來自國內,在對手不遺餘力狙擊之下,也是國際學術界議論紛紛,他和他的基因科研項目一度成為圍剿的靶心。



現在看來,他得到了官府的信任,而他所練就的一套圓滑處世本領,或許就在那十餘年間高壓出來的。這對於學術或許無益,但對於有心進入政壇的他來說,則應該有利。



至於是否「無黨派」,「無黨派」是否就代表反對派?是否就是與中共絕緣?這顯然不是的。「無黨派」不是上山練仙練武的「武當派」,想入江湖,在中共領導下當官,必須調和、融入成功,那麼帽子可以是無黨派或是民主黨派,但身子和中共官員無多大本質區別。而對於官員,中國民眾的要求其實也很簡單,正如有網友所說:當官的只要為人民著想出發就好啦!

2007-09-04

溫家寶賦詩:仰望星空

--追求真理、正義、胸懷和永恆的熾熱

在中國信仰缺失的這個年代,國務院總理溫家寶的一首新詩《仰望星空》,今天刊登在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的副刊上,藉此向全國人民,特別是針對踏入新學期的莘莘學子,作出含蓄的勉勵。希望國民讓心中的火焰燃起,照耀冰封已久的真理,追求被陰霾掩蓋的信仰。

溫家寶在詩作的前面註釋:「二00七年五月十四日,我在同濟大學建築城規學院鐘廳向師生們作了一個即席演講,其中講到:一個民族有一些關注天空的人,他們才有希望;一個民族只是關心腳下的事情,那是沒有未來的。我們的民族是大有希望的民族!我希望同學們經常地仰望天空,學會做人,學會思考,學會知識和技能,做一個關心世界和國家命運的人。」

詩歌分為四段,每段四句:

「我仰望星空,它是那樣寥廓而深邃;那無窮的真理,讓我苦苦地求索、追隨。

我仰望星空,它是那樣莊嚴而聖潔;那凜然的正義,讓我充滿熱愛、感到敬畏。

我仰望星空,它是那樣自由而寧靜;那博大的胸懷,讓我的心靈棲息、依偎。

我仰望星空,它是那樣壯麗而光輝;那永恆的熾熱,讓我心中燃起希望的烈焰、響起春雷。」


溫家寶向來喜歡在公開場合引用詩歌,來調動聽者的情緒和增強表達效果,但是寫詩就比較少見,或者說比較少公開。特別是在中共十七大即將召開之際,在《人民日報》上發表這種具有思想內涵的詩歌,頗耐人尋味。

對於政治人物的一舉一動,我們多作估測也不為過。本來,像溫家寶這種具有巨大影響力的政治人物,他的任何公開舉動,幾乎都有其特定含義。

「揣測」家寶的心意,還得從內地哲學教授姚國華在去年八月份發表的文章《中國的大學需要關注天空的人》(值得一讀)說起。

姚國華在該篇長文中鞭撻中國的大學已失去了脊梁,泯滅了精神;庸俗、功利、虛無侵蝕了大學學生及教員的思想;官僚本位、僵化學術機制以及對商業和技術的迷戀,讓大學創造之源乾涸。

姚國華引用日本首所大學創辦者、日本民族的靈魂人物福澤諭吉的話說,一個民族要崛起,要改變三個方面,第一是人心的改變,第二是政治制度的改變,第三是器物與經濟的改變。近代日本基本上按福澤的路走的,它成功了。而中國在改革發展的路上,把這個順序顛倒過來,所以有了今天的迷失國度。

姚國華認為,現在中國人能做的只有自己內心的崛起,因為現實中沒有真正的大學,但民眾可以做一個真正的「大學生」,在自己的心靈中,在自己行動中,營造健全的「大學生活」。

這一篇言辭犀利的文章,估計讓人遞給溫家寶看了。所以,溫家寶五月十四日在同濟大學裡作即興演講,談及學生的獨立思考時,才會照搬姚的文字「一個民族有一些關注天空的人,他們才有希望;一個民族只是關心腳下的事情,那是沒有未來的。」雖然這是姚引自德國哲學家黑格爾的名言,但此前內地確實沒見人提及,媒體們也都相信溫家寶是引用了姚。

如果「溫引姚」這個命題成立了,如果你看了姚的文章,那麼,溫家寶今天發表的這首詩也就不難理解了。

仰望,是因為對方高大,自己渺小;星空則是宇宙,是浩瀚無窮的、崇高而又美麗的信仰、自由和國家的未來。

溫家寶以第一人稱訴說,其實代表國民。稱自己渺小,是希望大家在追求的過程中,必先遜志,繼而時敏,以自由獨立且戰兢之心,最終找回信仰,讓民族真正崛起。

不妨肉麻一點「翻譯」最後那一句:我看到民族的未來,它是那樣壯麗而光輝;我們的未來正發出永恆的熾熱,呼喚著我內心的希望火種燃起,它響起春天第一聲響雷,打破了冬天的沉寂,萬物蘇醒。

一向關注教育的溫家寶,希望學生們能夠有獨立思考的能力,也有追求理想的勇氣,更需要有精神上的自由追求。他這番詩話,在開學之初,我們可以理解是向學生的勉勵。不過現在也是十七大將至,是否也是給七千萬黨員的呼喚呢?呼喚他們找回共產主義理想?

立意雖好,願望也純真,只不過,就不知道黨員們都把理想還給馬克思沒有。

2007-09-02

【奧運】珠峰試火.低調



前幾日,在北京一個奧運記者會後,負責北京奧運科技項目的北京科技委主任馬林證實,將用於明年奧運聖火傳遞的火炬,早前已在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瑪峰試驗成功。不過,馬的助手隨即加上一句,這個消息奧組委似乎不太想宣傳報道。

成功的事情,而且凝聚那麼多人的心血,卻低調處理,究竟為何?輾轉得知,原來當中確實有點小問題。

今年五月九日,奧運火炬「祥雲」由十名藏族登山隊員背上了珠峰頂峰,雖然火焰一點即著,不過,火炬只能在珠峰頂正常燃燒了五分鐘,達不到十五分鐘的要求。

北京奧運聖火傳遞路線中,在珠峰點燃火炬這一關,可謂舉世關注。珠峰擁有八千八百四十八米的海拔高度,在低溫、低壓、缺氧、強風的狀態下,以往從未試過點燃明火。當年中國申辦奧運的時候,「讓火炬跨越珠峰」是其中一個賣點,令全球期待。外行人看熱鬧,覺得拿個火炬攀越最高峰是個很有意思的行動;內行人則想看看中國的科學家如何解決一系列難題,成功讓火焰保持著下山。

因此,火焰的燃起和保持,是只需成功不許失敗的「政治任務」,這個面子丟不起。整個火炬登珠峰總費用為二千萬元人民幣。但受限於環境,一切火炬的設計和試驗,只能在平地的科研機構進行,最多到一般高原試驗。珠峰可不是太平山,想上就上。缺乏實地試驗的機會,科研人員雖然知道理論上可行,但也沒有絕對的把握。

所以此次火炬成功點燃,但我們卻很少從主要的官方媒體看到報道,與以往類似活動成功後吹捧聲音籠罩大地的現象,大不相同。因為大家對於明年如何,心裏還是沒底。況且屆時全球直播,下不了台啊。

據說,航天科工集團已經完成燃燒系統的技術攻關。馬林也相信,明年的火炬肯定不會熄滅。而我更相信,明年五月份火炬正式上珠峰之前,當局肯定要組織人手,靜悄悄再上珠峰試點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