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8-23

自由派狠批中共體制.向胡錦濤要權

前幾天聽了一場研討會,談關於茅于軾的「替富人說話、為窮人辦事」。出席者除了茅于軾外,還有一大堆向以思想言論文字出位而知名的人物,仲大軍、胡星斗、曹建海、黎鳴、張鳴、冼岩、陳永苗、劉正山、黃鐘、張耀傑、張星水、閻雨、李春霖、李楠、李大苗、周洪陵、楊光等等數十位,其中發言的就有二十幾個。

整個會開了三個多小時,只有開初一小段平和,後面越來越激烈,充滿火藥味,幾乎變成批茅大會,繼而矛頭逐漸轉向中共體制弊病,甚至要求胡錦濤釋放權力。

綜合多人發言,其中讚同茅于軾觀點的大概只有幾位,多數人對茅于軾敢於挺身說出實情的做法也表示欽佩。但也有將近一半人完全不認同要為富人說話,認為茅于軾在貧富分類上、財富創造者上、發表言論的時機上,以及各種觀點都犯了錯誤。

哲學家黎鳴首先發難,他說,事實上在中國,人有三種劃分,分別是貴賤、貧富、雅俗,而其中貴賤才是決定中國人不同類別的核心。「只要你是貴人,如高幹子弟,你就是富人,也就是雅人。如果你沒有權力,就算是富人,在中國也只能是賤人。」

黎鳴認為,沒有民主體制的社會,依然是貴賤社會,只有改變貴賤問題,才能再想改變貧富問題。對此茅于軾是認同的,他說,中國政府不扶持、不允許民間組織活躍,連反貪也由中共壟斷,這對解決社會問題肯定沒有幫助。他們都趨向一致的看法是,仇富是社會動亂的根源,中國社會對立越來越嚴重,再不想辦法解決,國家將再起衝突。

社科院的曹建海則猛烈批駁茅于軾的很多觀點,他認為社會財富是勞動人民所創造的,而非茅于軾所說的富人,「關鍵是看誰在勞動」;而且茅于軾認為最低工資不宜設立太高,否則將反過來影響工人就業,曹建海則「打死也不相信」。

北京大軍經濟觀察研究中心的仲大軍年紀不小,火氣卻大。他認為作為學者,茅于軾應該慎言,不應該在此社會分化嚴重的時機,再添一把火,撩起更嚴重的爭吵。他說,當社會矛盾激化到吵架都不能解決的時候,那就到拳頭相向的時候。茅于軾的言論,只有激化矛盾,而對解決社會仇富情況沒有幫助。

陳永苗也和茅于軾唱反調,他的言論概括為:仇富是在維護市場經濟,而富人則在破壞市場經濟。北大資源學院院長閻雨也認為,只有窮人得到保護,富人才得到保護,因為現在實際情況是什麼人都能欺負窮人,而富人只有政府欺負。李春霖認為,政府取消了罷工制,其實就是在用制度保護富人。

雖然主題是研討茅于軾的引起爭論的文章觀點,但隨著研討的深入,主題一偏再偏,最後不少人都轉到「研討」體制的問題上。因為大家都知道,所有一切根源,都是政治體制惹的禍。

李大苗說到,目前社會動盪是人民沒有權力所致。勞動人民沒有結社、集會、罷工的權力,自然處於弱勢受欺負。言論出位的北京理工大學經濟教授胡星斗,也不忘鞭撻當局。他說,現在的立法是為既得利益者立的法,人民代表大會是「官員代表大會」,佔社會最大群體的民工、農民在人大裏沒有真正的代表。

胡星斗譴責富人操縱股市、樓市,連銀行也從不幫窮人,農民自籌資金發展,則被政府視為非法而打壓,農地只能由官府使用,最後被人瓜分收益。他說,胡溫無法阻止權貴坐地自肥、暴力分贓,民眾沒有談判、表達權,沒有監督問責官員的權力。他認為必須容許私人辦報,讓新聞自由,並直選人大代表,組建農會,改革稅制、土地徵收制度,上繳國企分紅用於社會保障,改革司法讓其獨立。

教授張耀傑也將矛頭對準權貴,他認為目前是公權力在作惡。他說,如果沒辦法讓胡錦濤這些人把權力釋放出來,肯定搞不出新政,「他們一方面佔著特權,另一方面卻高談反腐敗,那只能是騙人的。」張耀傑甚至認為不僅要為窮人、富人說話,還要為每一個人權遭到踐踏的人說話,「我們也要為陳良宇這些人說話。沒有合法理由就將他關了一年,即便他貪污腐敗,但也應該有人權。」

某雜誌總編助理黃鍾對此深表贊同,他說,陳良宇之前作為人大代表,但卻被限制自由,中共中央明顯侵犯人身權利,但卻沒有人敢出來公開呼籲。所以他認為,就算打倒富人,也不能解放窮人。

由於主持人不太支持辯論,有人為表對某些發言人的不同觀點的不屑,到場外耳根清靜。而場外休息者之間也有不同觀點,於是也激烈辯論起來。整個場景極為熱鬧,這在十七大前,可謂罕見,而且可貴。(據說有關方面打過招呼,但主辦方還是照辦了)

閱讀延伸--《學習時報》:防止來自左和右兩方面的干擾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