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8-16

汕頭反拐,勝利了嗎

廣州的報紙紛紛報道說,廣東汕頭三男童被擄案告破,四名網上造謠者被拘,令拐賣小孩挖器官的「謠言」不攻自破。

汕頭朝陽區兩個鎮前陣子的拐賣小孩傳言,幾乎已經眾人皆知。拐賣小孩、買入男童的情況,在汕頭地區本來就很常見,不過這次觸動當局神經的,是因為這個傳言具有的恐怖性,已經導致其流傳全國乃至境外,連廣東省公安廳都過問,這在汕頭當政者眼中,成了「嚴重損害汕頭形象」的大事。也正因此,汕頭警方才匆匆忙忙「組織精兵強將,經過二十多天的艱苦奮戰,成功破案。」

報道說,在警方緊鑼密鼓開展偵破的同時,少數別有用心的違法犯罪人員捏造和擴大事實,進行惡意炒作,稱十多二十小孩被擄、有小孩遭挖器官售賣、發現多具無器官屍體等信息,並發布假圖片,給社會造成極大的負面影響。

不過,內地許多网民對此卻有不同看法,網易的新聞評論中,一條北京网民的評論得到最多人的讚同。他說,如果沒有這幾個人,公安局才不管小孩有沒有被拐賣。所以可見事情不搞大,公安局根本不管,所以他們有功。

這位网民所說,令許多內地民眾感同身受。實際上,我也聽過很多人反映內地警察的辦案作風,對於很多小案,他們總是說報案人沒有現場抓到罪犯,警方無法立案。真是枉稱了「人民公僕」,要主人出馬,那還養公僕幹嘛。

再舉例,曾經有拆遷戶在路旁控訴,我在一邊看熱鬧,警察居然驅趕我離開,並且警告說,不走就當擾亂社會治安處理。他的強橫思維令人憤恨,但他的鎖人藉口又令人哭笑不得,懷疑他大腦內有糞便。所以說,內地警察形象太差,無論如何精兵如何強將,破了什麼所謂大案,找人說,也沒有相信的。

回頭再來看看這件案,根據報道,警方說破獲了三宗七月份發生的拐賣幼童案,由此說明傳言是假的。但從汕頭警方一向不願隨便接受報案,和汕頭出現拐賣兒童案乃司空見慣之事看來,三宗,並不等於全部,七月份的案子,不等於以前就沒有待破的案子。這根本就是在混淆視聽。

實際上,汕頭當局在此次「謠言危機」的處理上,又走了最愚蠢的封、堵、避、罰舊路,在「謠言」和「拐兒」的選擇上,前者在他們眼中才是更需要處理的「危機」,所以花了不少精力來「攻破」它,包括此次破獲三宗案,也是為了攻破謠言服務。對地方官來說,罪案是影響民生、影響市民安全,但「謠言」更是損害形象,繼而損害升遷,這才是他們的切身利益所在。

另一方面,汕頭當局也完全不懂危機公關,不懂安撫穩定民心。 《南風窗》一篇文章說到,中國當政者的危機公關能力非常不足,既缺乏輿情蒐集,也不重視輿情,更不會及時公開應對掌握主動,導致失去化解危機的最佳時機。

汕頭官員的「大老爺」心態,導致他們不屑於向市民交代,因而進一步令事件惡化,令傳言幾乎變成「事實」。大家都深信不疑時,官府的說法已經無法令人信服。況且當局急於嚴懲在網上發布消息的市民,更引人懷疑。

就像北京「紙包子」的情況,本來大家都不太相信會有紙包子,但當局的做法超乎常規,反而令人產生逆反心理,相信本不該相信的紙包子記者了。

橫向比較,這個「造謠」逼迫官府破案的事件,與黑磚窯、彭水詩案、廈門PX項目等一堆近期惹人關注的案子,具有高度的一致性,首先是現實中官府不理,轉而出現在互聯網,在網上越來越熱,最終引起全國關注,逼迫政府介入,令事件得到解決。

《南風窗》說,隨著影響政府決策的新媒體(互聯網、手機)的發展,已經沒有捂得住的惡性事件,這也將迫使政府不得不日益透明化並改變行政方式,公民社會的某些特徵已經體現出來。這我深表贊同,但是對於進程卻不敢樂觀。因為,因言獲罪的情況依然存在,當局對言論依然嚴苛對待,而且所有這些,必然持久地存在下去。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