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8-13

【港澳台】應否放任「香港」標籤失色

北京最近有則新聞說,兩個在北京打工的民工,看準內地浮誇風氣和浮躁人性,先是成立了不知所以的「北京軍民聯合物資信息中心」,準備做一些騙人勾當。無奈一直沒有起色,於是決定成立社團,但眾所周知,在內地辦社團必須官方支撐。於是,他們辦了兩張假的內地身份證,通過在內地多如牛毛的代辦香港公司註冊的機構,在香港成立「中國人才戰略研究會」,自稱挂靠於中共中央組織部,並且擅自將多位中組部領導和多個部門的在任、卸任黨政領導,「請來」擔任社團重要職位。

2006年8月,香港方面大筆一揮,就批准了他們的社團成立。由此開始,兩人開始向全國多家單位及個人散發信函招收會員,騙取會費共計五萬多元,連內蒙古科協官員也被騙。一個月後,中組部報案,北京警方大為緊張,迅速將之拘捕。今年七月底,劉得地、楊正輝兩人,被北京石景山法院以詐騙罪判監三年。

像這樣的例子,隨著中港無縫連接,其實在內地已經很普遍。特別是精明的騙徒,早已懂得利用香港容易註冊公司、社團的「便利」,紛紛往香港註冊一個機構、一個皮包公司,然後「出口轉內銷」,回到內地詐騙。而另一方面,隨著越來越多人的受騙上當,口口相傳下,內地的生意人也逐漸明白有關情況,對香港公司都警惕起來,與改革開放初的爭先巴結相比,何止十萬八千里。

本人在廣東有個經商的朋友,前年有一次特意致電問我,如何分辨香港公司的真偽。原來,有人介紹一個香港老闆給他認識,說要合作搞生意,但他從來沒跟香港公司打過交道,其他朋友勸告他小心謹慎。

在資訊透明的香港,查公司資料其實很容易,給幾十元查一查公司註冊處就知道了,但這又說明不了什麼問題。因為是有限公司,你看到的,只是他註冊的資本。他註冊一百元,你能說他是沒有誠意做生意的人嗎?他註冊一百萬元,怎麼知道他是否早已這邊欠了五百萬、那邊借了一千萬?香港的制度,為商場殺戮創造了平台,但一般的內地生意人就不是那麼容易接受了。

我那位朋友查到對方註冊資本少得可憐,但「港商」董事不僅吹得很大,而且居然是內地人後,覺得不可靠而不願合作。此後,他也成為勸告別人小心謹慎接觸港商的一員。

這位內地籍的香港老闆可能並非騙徒,但做生意小心謹慎則更是無可厚非。事實上,在香港註冊的公司當中,確實存在非常多的不良皮包公司,除了開頭所述的在香港拿正牌照的騙子社團外,鮮明的例子還有許多。

如,有日本人在香港註冊了一個有限公司,然後以港資的名義在深圳開設多個血汗工廠,每逢出事,就立即關閉,重新開一家。在他們變個方式侵華、大賺黑心財的同時,也令一批一批的內地工人恨透了香港老闆,更令「香港」標籤擴大失色的速度,而他們「日本」標籤則一無所損。

也有,某內地人在香港註冊一協會,辦了一個新聞通訊社,實則有限公司,然後大搞什麼中國慈善人物選舉、到內地各個省份招收特約記者。前者想獲得榮譽當然要給錢,不難理解,但招收記者難道還有錢賺?這就是其聰明之處。因為內地人(無論是經營者還是所謂的特約記者)深知無冕之王的身份是賺錢的護身符,只要你給錢成為特約記者,拿著所謂香港特區認可的「記者證」,儼然一香港記者,混不到飯吃的是白痴。

有一個號稱80後名人的上海少年,就經常以香港某社特約記者,不斷出席各種商業活動。拿紅包是小事,提高知名度然後四處「謀生」則更高明。記得在幾個活動見過這位自稱作家的少年,他最喜歡的就是拉人換名片,找名人合影,當然少不了猛吃糕點和搜刮紀念品。最絕的是,活動結束、散場時,該80後名人肯定會爬上台,站在貼有標誌的演講台以演講之態照相,然後放到自己的網站、博客上,含糊其辭地稱「出席某某發布活動、參加某某頒獎禮」。

話題還是回到這個所謂的協會和通訊社吧,本人曾經親到其公司地址查證過,那裏其實是一家會計師行,裏面挂靠了幾十家與之一樣的內地皮包公司。不過,香港是允許這麼做的。此外,該公司註冊董事的住址也極為有趣,居然不在城市,而是在河南某鎮某村。看來她可能不知道隨便誰都能查閱其資料吧,否則,肯定將地址寫得漂亮點,至少也寫在大城市。

如果說,香港人做生意不老實,到內地不守規矩,自毀招牌,那也無話可說。可是,港人港商誠實守紀的確實是大多數。有那麼多的人來幫香港標籤抹黑,香港人面對在自己內地的競爭力越來越弱,甚至如走泥潭的處境,還能無怨無悔麼?

雖然說,「自由」是香港經濟的基石,也是香港成功的空氣。但是,問題來了,是熟視無睹,還是想辦法解決,為政者是否需要慎重考慮?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