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8-02

【北京】六月飛雪報道的思前想後

北京這兩天的熱點新聞中,「六月飄雪」肯定有份。上榜理由並不僅僅因為這是奇特的氣象,也不盡是民間因此而瘋傳的「冤情說」,我看很大可能還是該新聞的爭議性,大家都在爭議它的可信度。

爭議的原因,一來是除了自認「親眼目睹」的記者,還有幾位身份不太明確的「目擊者」外,無論現實中還是网絡中,均再無人表示親歷。而且,新聞又不配圖片,甚至目擊者圖片也沒有公開。而弔詭的是,既然記者親眼看見了,文章後面又寫著「線索提供人李小姐」,難道李小姐看到下雪後立即通知記者到來?但明明這場「雪」只有不到五分鐘就下完了。

不知道《北青》除了記者寫稿有稿費外,付不付線索提供者的「辛苦費」呢?若付,那又讓人多一層猜測了。

所有這些疑惑,都造成了可信度的一再降低。

而且,記者整篇文章也有點虛,虛到什麼程度呢?就連出來解釋現象的專家也沒身份。僅僅是「據氣象專家」這麼帶過,令人奇怪。為何連專家也要匿名?這位專家既然接受你採訪了,他一不干違法的事,二不是揭發黑幕,幹嘛也要匿名。這又讓大家不得不懷疑,到底記者有沒有找過專家?還是僅僅自己查找了資料,但為了顯示權威性,也為了增加整篇文章的可信度, 而濫用專家之名?

這位「專家」到底會不會就是記者本人?或者可能性比「京城六月飄雪」還大。反正這些伎倆都是媒體行內的慣常做法。

在《北青》的該則新聞見報後,其他媒體紛紛跟進,也有人採訪了北京氣像台的專家(人家留下了全名、身份)。該專家對記者的報道持懷疑態度,理由有三:根據當天所有數據分析,當時零度線在三千米高空,雪花能飄落還到二十多三十度的北京地面?可能在二千九百多米的時候就化了。

二,若下雪,則地面氣溫會變得很冷,當時事發地東三環的氣溫至少也是幾度,否則大家在地面不可能看見雪花。但是當天東三環的觀測站並沒有測到氣溫劇降得這麼厲害。

三,當天的雨確實很大,是北京很少見的大雨,雨滴之大也是罕見。當大雨滴跌落途中,在半空破碎後,會變成漂落的雨片,白濛濛的,確實有點像雪花。加上當時是傍晚,烏云密布,光線不佳,北方人又少看大雨,少見這種雨片,很容易看走眼(假設說看見的人沒說謊)。

然而我認為,更重要的一點是讀者經歷了太多的假新聞,特別是前陣子的紙包子事件之後,許多人開始自我加強對新聞的判斷和分析,已經(起碼暫時)不太容易相信奇特、意想不到、沒經歷過的新聞了,大家看新聞也多了那麼幾分批判性。

由此看來,北京媒體已經集體遭遇了信任危機,這恐怕要靠好久的小心經營,才能挽回的吧。但這也並不等於全無好處,有高素質的讀者,才有高素質的媒體嘛。

反而令人擔心的是,現在很多人在利用「六月飄雪」的異像來大做文章,或者作為發洩的端口,怪力亂神,向來是中國人喜歡借助的東西。不知道當局會不會因為擔心影響金秋即將召開的大會的氛圍,而採取一些措施呢?或許又來一次快刀斬亂麻?將該新聞定性為不實,處理「管理不嚴」的《北青》,將記者以「造謠」之名拘捕?

官府對媒體過分苛嚴,才是更加需要思考的問題。

更新:8月6日,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圖庫發出幾張圖片,說中關村附近下雪了。 事件不僅搞得北京氣象專家又一次奔波勞碌調查解釋,而且更顯詭異, 似乎媒體人士和當局對著幹,明明知道當局不喜歡“六月飄雪”的情況出現,但就是要報道。 後果是,雙輸。 媒體和政府都輸掉了民眾的信任。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