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8-17

【北京】聽聞京城再遷60萬人#奧運隨想

(一)

北京最近完成了一個「中心城控制性詳細規劃」,說什麼保護古城,不建新建築,不建大型停車場,但最引人注目的還是「遷出六十萬人」這一條。

所謂的中心城區,指的是二環以內的老城區,也就是四合院密集區。

之前有外國媒體報道說,北京近年搞的舊城改造及奧運工程所進行的拆遷行動,遷出了一百五十萬市民。北京市建委近日鄭重否認,並指出整個老城區也沒有一百五十萬人。建委主任說,據他們所統計,每年遷出的居民數目大約是四萬戶,最多不超過四萬五千戶。

驟然一聽,四萬和一百五十萬,果然有很大距離。不過有時候,官員的語言需要咀嚼一下,因為有些人喜歡搞文字遊戲。

首先,若以每戶三至五人計算,四萬戶就有十六萬人。若當北京的大規模拆遷是由二00三年開始,則至今四五年共有七八十萬人被遷出!這麼看來,八十萬和一百五十萬又不是相差得太過離譜。

進一步以陰謀論思想來推斷,若官員有意模糊「戶」與「院」的概念,即,將每個四合院等於一戶,那麼數字就大了。眾所周知,北京的四合院已經不是當年的一院一戶了,許多四合院已經變成了大雜院。建委主任都說了,就如拆遷最多的前門地區,大多數四合院的人均居住面積只有幾個平方米,也等於說,一個三百平方米的四合院,可能住了將近一百人!

那麼,如果四萬戶等於四萬個四合院的話,五年來遷出一百五十萬人也成為合理的保守估計。即便是建委主任沒有說錯,那麼,還有流動租住人口,他們能否算在遷出市中心的人數的統計裏面呢?八十萬戶籍人口加七十萬外來租住人口,不算過分吧。

根據官方的報道,現在北京城中心居住人口有一百四十萬人,未來遷出六十萬的話,那就剩下八十萬了。讓原來二、三百萬人的地盤,給這八十萬人住,他們何來此等福氣?不是高官,不是富人,能住嗎?能住得起嗎?

(二)

和一北京官員聊天,據說不少部門不少官都對奧運存著感激之心。何來?因為奧運讓他們的工作更好做了。一句「這是奧運工程,這是政治任務」,什麼難做的事情都好解決。在我看來,所謂容易解決,無非就是以奧運之名,理直氣壯地去做強橫霸道的事。

另一個沒有說出來的事實,是奧運令官商勾結得更緊密,令拆遷更好進行,令一些人更容易且快速賺錢了。

在中心城區,隨便找一個三百平米的二進式標準四合院,掏出二百萬元,驅走裏面的住戶。房子狀況還好的話,修繕一下;不好的話,推倒重來。這樣,一個中心城區的四合院樓盤就出來了,倒賣給富人,至少二千萬元。一個賺一千多萬,十個就是一億多了。一個區,每個月搞他十個,吃喝玩樂獎金都有了,不用政府另外加預算。

這不是腐敗是什麼?難道天子腳下,腐敗的本質有所不同。

對中央政府來說,舉辦奧運不僅是為了顯示國力,展示國情,而且更希望通過籌辦奧運的這個過程,改變社會治理的方式和思維、提高人文關懷,讓國家與世界接軌,起碼逐步走向透明和開放。

但是對思維仍停留在盤古時期的執行者來說,他們依然將辦奧運和搞運動對等。目前,幾乎北京的政府部門,全部圍著奧運轉,我曾經約過幾個部門了解一些事情,都被以「忙奧運」而拒絕。特別是前陣子的奧運倒數一周年活動,幾乎沒有部門能夠騰出人手應付額外的事情,連新聞宣傳部門也無法預留一個人處理日常其他採訪、回應問題。

在中國要求外國不要將奧運政治化、以打壓北京奧運的同時,自己的下屬部門卻一直將奧運政治化,來打壓人民。

愚蠢地理解奧運舉辦的含義,粗暴地執行奧運籌辦任務,甚至借大義謀私利,導致奧運不僅對社會治理沒有幫助,更進一步傷害民心,讓社會的和諧問題百上加斤。「奧運一時,我痛一世」的標語,還見的少嗎。

而這所有種種,正如一個放大鏡,向外界、向中央頑固保守派清楚展示了中國政治體制的不足和弊端,暴露了中國體制的改革迫切性。或許,只能無奈地說,這也算是唯一的好處吧。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