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5-29

昔日皇妹,再競選院士

(5月25日在竹籐組織大會上)
兩年前競選中國工程院院士落選的前國家主席江澤民妹妹江澤慧,昨天,她的名字又出現在中國工程院新一屆遴選名單內。

工程院昨日公布484個「有效候選人」的名單及資料,表示2007年中國工程院院士增選候選人提名、遴選工作結束,並經形式審查和中國工程院主席團審議,予以公示,一個月後進行第二輪程序。

在名單中,江澤慧出現在六十個農業學部候選人中,提名、遴選渠道顯示為「院士提名、部委遴選」。

官方的資料顯示,江澤慧,女,1939年1月出生,大學本科,剛剛卸下中國林科院院長的官職。江澤慧現在的銜頭還非常多,包括中國林科院首席科學家、教授、博士生導師,木材科學與技術學科帶頭人,全國政協人口資源環境委員會副主任,國家林業局黨組成員,國務院學位委員會委員,國際竹籐組織董事會聯合主席,國際竹籐網絡中心董事會主席,中國林學會理事長,中國花卉協會會長,中國竹產業協會會長,中國科協榮譽委員,以及由國家環保總局成立的國家環境咨詢委員會成員。

江澤慧嚴格上來說,應該是江澤民的堂妹,但江澤民在少年時過繼給叔叔江上青,江澤慧是江上青親女,於是成了妹妹。雖然江澤慧在哥哥未「登基」前,僅是某農大副教授,但並不阻礙她日後仕途的發展和「才能」的展現。

國家林業局說,江澤慧長期從事木材科學、森林利用學及生態學等學科領域的教學、科研和科技管理工作,主持國家攀登計劃項目、「973」項目、「863」項目、國家自然基金重點項目等。其「皇兄」禪位前的幾年,江澤慧手上主持十個左右的「研究項目」,國家撥給的經費超過二千萬。

她還獲國家、省部級科技進步獎十二項,出版大批著作和學術論文。剛剛以其主持的「竹質工程材料製造關鍵技術研究與示范」課題,獲得2006國家科技進步獎一等獎。

風光過後,盡是落寞。

2005年7月,兩年一度的中國工程院院士增選候選人提名、遴選工作中,首輪候選名單中本來榜上有名的江澤慧,卻在第二輪候選名單中消失。當時離兄長退休僅年餘。此次是否重蹈覆轍?機會很大。

按照工程院的說法,院士增選工作分四個步驟:提名候選人、歸口部門遴選、院士評審和院士選舉。2007年院士增選總名額不超過六十名,而此次公示的有四百八十多人,比上次六百人少。

缺少護蔭的,不只江澤慧一人,近來,前二王子江綿康也甘於在上海廳級政府下,當個幕僚。上海長寧區文件透露,為了「推進科學決策民主決策依法決策」,長寧成立決策咨詢專家組,江綿康等十二位在經濟、社會、信息化、城市建設和管理方面具有較高學術造詣和社會知名度的專家受聘成為專家組成員。

你說,本來擁有十個八個只賺不賠的公司的二王子,現在居然也要給面子,進入什麼專家小組。唉,情何以堪?

2007-05-26

【上海】陳良宇「親密舞伴」劉紅薇頻亮相

(20日在廈門)

(18日在寧波)


「亮相」,向來是中國政壇的另一種「澄清」手段。
中國官方傳媒報道,前天,共青團中央、中宣部、中央文明辦、教育部等部門在北京召開貫徹實施未成年人保護法座談會。團中央書記處第一書記、政治新星胡春華主持座談會。



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顧秀蓮出席會議並講話。
財政部部長助理、黨組成員劉紅薇也代表財政部出席了會議。
劉紅薇曾坐鎮上海財政和稅務兩大部門,《亞洲周刊》去年在陳良宇下台後報道說,劉對陳良宇言聽計從,為其管賬、理財、撥款,並陪跳舞云云...幾個月後,多維月刊又再次強調 劉紅薇涉及陳案正接受中紀委調查,並非當時香港媒體報道的正常上班。



根據公開資料,劉紅薇1953年12月出生,籍貫和陳良宇、韓正同樣是浙江寧波。劉1994年九月任上海市政府副秘書長、上海市財政局副局長,1998年4月任上海市財政局、市地方稅務局局長。2006年6月調任財政部部長助理、黨組成員。
不過,從2006年9月陳良宇下台後,境外媒體就傳劉紅薇出事,而北京及上海方面也從不正面澄清,令人滿腹狐疑。
其實,除了前天的劉紅薇「出席重要會議」這則新聞,可見其暫未受陳案影響外,本月15日還有則新聞更可顯示出,劉紅薇很可能通過調查、已經沒事了。



《中國財經報》15日一則題為「新汰舊 推進財政制度建設」的報道指出,財政部著手進行第十次財政法規清理和第四輪財政行政審批事項清理。
財政部對此非常重視,財政部黨組成員、部長助理劉紅薇專門主持召開會議,對開展財政部第十次財政法規清理和第四輪財政行政審批事項清理進行動員部署。

可見劉紅薇仍是財政部的主要領導之一,財政部也開始派與具體工作了。

另外劉紅薇最近還體面地回了一趟老家。據劉紅薇家鄉寧波的一個政府網站報道,在4月18日,財政部部長助理劉紅薇等一行四人到寧波市專題調研“金財工程”建設情況,並考察了當地財政信息化建設情況、聽了地方官員的匯報。



“金財工程”是國家政府信息化的重點工程之一,目的是通過信息化來提升財政資金的管理水平,提高財政資金的使用效益,為國家全面構建公共財政,推進財政改革提供技術保障。
而在本月20日,劉助理又風塵僕僕地趕到廈門,看望了正在廈門國家會計學院進行的「財政部2007年正處級幹部崗位培訓班」的學員們,並對各小組的討論給予了點評,還和學員們共進晚餐、出席了聯歡晚會,聽了院領導的匯報...



意氣風發啊,未知忘卻陳郎否。

2007-05-15

堂堂大南京,竟辱尼姑、拆寺廟






中國佛教新聞網報道說,最近將有大批尼眾、信眾前往五仙廟,示威抗議這一嚴重的毀教事件,要求有關方面給出說法。

上月28日凌晨零點20分,一班暴徒開著挖掘機闖進位於南京江寧區的五仙廟,沖開主持尼姑的臥室,強行將熟睡的兩位比丘尼從床上拖下,按倒在地,用臟布堵嘴。

更甚的是,在將尼姑拖出臥室的過程中,竟將她們的內褲拽得脫落,露出臀部,使她們當眾受辱。還搶去尼姑要報警的手機。

緊接著當然是挖掘機工作的時候了,所有經書、戒牒、身份証、善款、生活用品,全部毀掉。

是什麼人有這麼大的膽量?流氓?地痞?看來還是官商勾結的可能性比較大,當局肯定想說,又是一件“普通的”拆遷事件,無非是地產商找拆遷辦扒掉的(扒掉房子和褲子)。

2007-05-02

澳門警察殘暴處理“人民內部矛盾”

澳門六個團體5.1下午二時半發起反腐敗、反黑工遊行,約三千人參加,他們遊行往政府總部及中聯辦遞交請願信。期間有遊行人士甚至要求澳門行政長官何厚鏵及勞工局長下台,他們手持「何厚鏵下台」的橫額,並沿途高叫口號。

下午三時許,當遊行隊伍經過特首何厚鏵的兄長設靈所在的一間殯儀館時,人群心情激動並起哄高呼何厚鏵下台,軍裝警員築起防線,其間一名便裝探員向天開槍約五響。

之後雙方還發生多次突,警方使用防暴盾、警棍和胡椒噴霧,多次毆打、驅散部分沖破防線的示威者。

警方於四時五十分宣布中止遊行活動,並將遊行人士分隔及圍困,雙方再度對峙。至晚上八時,示威者經警方勸喻及驅散,僅余數十人。警方最後強行清場,半小時後行動結束。

開槍事件造成八百米外一名五十歲市民被流彈擊中,送院檢驗實被子彈射入肺部,目前仍在深切治療部觀察。

雖然示威活動演變成騷亂,及警方行動受到市民、議員譴責,但澳門治安警察局代局長李小平仍然對警方行動表示滿意 , 認為警方已顧及各方利益,有計劃部署。李小平重申,警員開槍是因為警員需要拯救跌倒在地上的人,否則可能會有人被踩死。

此次事件很有意思,澳門警察更有意思。

首先,經濟如日中天的澳門,人均收入更是超過香港,連何厚鏵在中央領導跟前,也挺胸昂首,與曾蔭權大不相同。但是,表面的假象,始終無法掩蓋澳門市民心中癒來癒多的不滿。此次五一勞動節遊行,從以往的反黑工、訂立最低公司等勞方要求,進而變成“反腐敗”成為遊行者很關鍵的一種訴求。

正因為貪污腐敗橫行,經濟壟斷嚴重,政府部門不作為,導致澳門的經濟成果只到上層官員和少數富商手中,基層共享不到繁榮成果,民怨因此而來。甚至首次出現要求何厚鏵下台的聲音。

另外,澳門人反腐敗、反黑工此等面向政府的訴求,居然往中聯辦遞交請願信,豈不奇怪?這正因為澳門人早已認同阿爺,家長出事不公,就找阿爺投訴。都不知道中聯辦接不接好,接了怎麼回復?真吊詭。

說到警察開槍,最令人激憤。居然警方還認為如此處理很滿意!我認為當時開槍絕對不適當,不僅事後從效果來看的馬後炮,而是只需腦子簡單轉一下就知道不應該開槍。

現在不是戰爭年代,人們已經習慣了安全的環境,也漠視了持槍者的威脅。試想想,在這樣的環境下,群情洶湧的人們聽到槍聲,會不會乖乖趴下?肯定不會,只會更激動、起哄,那樣子不僅救不到跌倒的人,更可能踩死人。

這件開槍、鎮壓事件若善後不周,何厚鏵會不會臨尾留下罵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