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4-10

何必好事習近平,壞事陳良宇

牆倒眾人推,落井爭下石,這似乎已成為中國人的本性,更是大中華媒體的必然習慣。

拿上海政局來說,陳良宇在位時,有那麼多負面新聞嗎?有那麼多你一言我一語湊出來的"劣跡"嗎?沒有的,因為他的位高和權重,官方、親中媒體巴結還來不及,誰敢亂說。而自言中立的,則也小心翼翼,怕一不小心搞壞關系。剩下一點異見媒體,因為他沒下台,寫臭他也沒意思。

但陳良宇一因"嚴重違紀"下台被查,媒體同志們隨即全體起立,群攻,惟恐遲了一步少了一杖。什麼抵抗宏觀調控、浮夸搞經濟、催高樓價、貪錢好色......凡是想得到的罪名,都能安在他頭上。而隨即代理上海書記的韓正,這位屁股算不上乾淨的人士,則罕見質疑。

非媒體的,最典型的莫如自視"文豪"的余秋雨。不僅劍指陳良宇,更橫掃同行,盤算踐踏他人墊高自己,可惜引來全國罵聲一片,狼狽收場,從此不敢提。

在韓正掌舵上海將近半年之際,胡錦濤又出其不意地空降了一個習近平,任上海書記。

於是,喊好之聲又頂上雲霄,將習近平的信誓旦旦、探望巡視等連日行徑讚完又讚,再來一個爭先恐後。只不過,媒體同志們難道沒有看過聽過陳良宇當年的戲嗎?盡管大家都知道,吶喊也是配合演戲,只不過若不小心想起的話,會否耳熱?

說說習近平。

習曾呆在腐敗大省福建省十多年,從廈門市委常委、副市長做起,歷任寧德地委書記,福州市委書記,副省長,2002年在省長位上調到浙江任省長。

翻查福建腐敗年鑒,隨便挑幾個案子看看。

作案時間發生在1996-1999年的遠華案,震動中外,長久未能平靜,數百名大小官員出事,其時習近平是福州書記、副省長。難道善於巴結官場高官的賴昌星,就沒辦法接近這位廈門、福州乃至省政府的高官習近平?他是絕緣體?我看是太子黨這個小圈子夠硬。

1998年福州發生"豬案",當時習近平是福州書記。影響他仕途沒有?你說呢?半年後他就要入政治局了。

涉嫌貪污受賄上億而於去年外逃的福建省工商局長周金伙,年輕時只不過是一個藥站學徒,靠過硬的按摩工夫,巴結上大批福州高官,循醫院、衛生系統爬升,升任福州市副市長。

《瞭望東方周刊》報道說,1993年春,周得到福州市委主要領導推薦,調任"油水公司"福建省直房地產公司總經理。由此鯨吞國有資產四年。當時習近平是福州市委書記,算不算主要領導呢?周刊沒說,不好揣測。

此外,周金伙和同樣腐敗下馬的原福建市委宣傳部長荊福生,都是原寧德市一把手習近平的繼任者,官方報道說,周、荊二人的大部分"犯罪事實"都在寧德位上犯的,中央、福建紀委到寧德一查,貪官隨便一抓一大把。習近平給寧德留下了什麼?一個貪污腐敗的公務員隊伍。
有點題外話。

《瞭》說,周金伙的違規操作大多與福州長樂籍港商陳杭生有關,這位陳杭生是上世紀80年代,福建省分管外貿的副省長陳彬藩的侄兒。陳彬藩既當過政府高官,也當過省外貿集團、福建省設在香港的華閩集團的老總,最後當全國僑聯副主席,最為人所知的是成功和日本人做烏龍茶生意。

1996年,62歲的陳彬藩突然急流勇退,辭去政壇上的所有領導職務,只保留湖南大學國際商學院名譽教授職務。當時福建省外貿系統開始被查,陸續有人出事。1998年,陳彬藩去美國探親,巧合的是,剛好心臟病突發,需要進行心臟器官移植手術而客居紐約。如今成了美國人。

在2006年5月底,周金伙出事前,他的情婦、原建閩集團總經理助理兼辦公室主任黃中紅已提前出境至香港,但仍遙控福州多項財產。福建政府無可奈何,因為內地和香港尚無任何條例移交疑犯,如渠道建成,那麼上海還將有一批人下馬,因為香港同樣可要求上海移交周正毅受審,到時候,香港公開的審理,將讓周無法不吐出更多內幕。

這會不會是內地遲遲不願和香港達成某項類似引渡的協議的原因呢?因為若象此類極有可能影響某地甚至國家政局的審訊,若完全公開公平、高度透明地辦理,將令他們無法沒有了周旋"余地",擔心執政失去某些可操控性,而變得被動。

我們知道,內地想讓一個人有罪的話,總能找到理由的,不能找到法律對應的話,立即釋法、修改法律。最令我感觸的案子是"男同性戀賣淫案"。警方抓了他們,發現沒有罪名可安,於是等法律修改完後,再次將他們抓回來,說,你們之前確實有犯這個事。多麼可怕的事情!

混混噩噩之間,偏離了習近平。

習近平也好,陳良宇也好,終究是政治因素造就。成王敗寇。陳良宇敗在成份不好兼且站錯隊,錯估形勢低估胡哥。習近平成在背景硬挺,低調順服。要說能力魄力,哪個不是一等一?

20070408
發佈留言